深圳桥牌网休闲空间桥艺人生一千个冬天
    
 
一千个冬天
发起人:卡萨布兰卡  回复数:0  浏览数:5790  最后更新:2013/1/28 11:01:38 by 卡萨布兰卡

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帖子排序:
2013/1/28 11:01:38
卡萨布兰卡





大魔法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1554
经 验 值:36068
注册时间:2003/9/4
一千个冬天

                                 一千个冬天

                                                  作者:叶进吉(台湾)   原文由k3q2 发布在华人论坛

 

  苦战几个星期,老莫的雷霆队终于夺得中心王座杯的冠军,全队举行庆功宴,开到凌晨一点才回家。
    

  客厅里大放光明,莫太太穿着睡衣,心浮气躁的坐在沙发上。老莫微醉地逛进屋里,口齿不清地嚷着:“太太,冠军!冠军!”莫太太蓦地站起来,高声地喊着:“去你的冠军!去你的桥牌!桥牌桥牌,你一天到晚就是桥牌。除了星期一,你哪天不是吃饱饭就往桥艺中心跑?躺在床上就是看你的桥牌书,赢牌高高兴兴的,输牌就愁眉苦脸,我看你干脆跟桥牌结婚算了。你把这个家当做什么?孩子生病了,你关心过没有?老二发高烧,现在住进民生医院,打了好几通电话催你,你回来探望过没有?你还把这个家当作家吗?”莫太太气极而怒,愈说愈激动,最后转为歇斯底里的啜泣,哭着跑回卧室,留着老莫呆呆地坐在客厅,三分酒意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

  四年前,一个炎热的夏之夜,老莫耐不住烦闷的热气,走出屋子透透气,信步逛到厂里的交谊中心,刚好桥艺社的同仁正在练牌,虽然挥汗如雨,却仍然劲味十足。老莫在旁观看,觉得桥牌这玩意儿蛮有趣的。于是闲来无事,老莫习惯性的往交谊中心去。时间一久,老莫也加入桥艺社,沾上了桥牌这个“恶习”。前两年因为是初学及入门阶段,只参加每周一次的练牌,入门之后愈来愈觉得桥牌真够味。两年前开始对外比赛,逐渐品尝失败的沮丧及胜利的兴奋。近一年来,老莫的雷霆队屡次打入决赛,桥技突飞猛进,成为桥坛公认的后起之秀,而老莫也顺理成章地成为桥艺中心的常客。去年的主席杯令老莫眼界大开,雄心万丈,对桥牌也愈来愈着迷了。随着老莫着迷的程度,莫太太的脸色愈来愈难看。今天的中心王座杯争霸战,老莫是势在必得。而称雄中心的决战时刻,孩子碰巧生病,太太的几通电话,并没有动摇老莫夺标的意志,回来后太太愤怒泼辣的责备,老莫虽觉得于心有愧,但也认为太太过分了些。胜利的兴奋被泼下一头冷水,总觉得不是滋味。不论如何,明天得先把孩子的病医好。老莫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在沙发上睡着了。

  老二在医院里住了一星期才出院,老莫虽然收敛些,但仍然参加周三周五的四人赛。太太的态度依然冷漠,家里的气氛一直笼罩在低气压圈。老莫心中想,女人家气平之后自然云开雾散,并没有太在意。王座杯颁奖后,队友赞誉老莫的桥技及精神可嘉,公决把奖杯送给老莫。老莫打牌四年,今朝报个冠军归,心中得意非凡,一路上唱着苏芮的《明天还是要继续》,快快乐乐地回家了。

  老莫把奖杯擦得亮晶晶的,小心翼翼地摆放在电视机上,左看右看,觉得奖杯制作得精致美观,冠军两字更是光彩夺目。莫太太从厨房里出来,一眼就看到老莫聚精会神观赏冠军杯的得意神态,想起那天孩子发高烧三十九度,老莫不理不睬任然打他的鬼桥牌,心中愈想愈气,无名火顿时冒起,一个快步上前,拿起奖杯就往地上摔。老莫被太太的举动气坏了,反手一巴掌就打过去,莫太太娇嫩苍白的脸上,浮现鲜红的五个手指印。莫太太气极而笑。“好!老莫!你听着!既然你要桥牌不要我,我也不要这个家了。”莫太太掉头转回卧室,收拾行李回台北娘家,留着老莫怅然地坐在客厅里。

一样的月光

  在双方父母的周旋协调下,老莫与太太同意分居,孩子跟着老莫同住,寒暑假则送到台北与莫太太在一起。老莫把母亲接来,以便照顾孩子的生活。分居后老莫任然沉迷在牌局里。寒暑假孩子上台北母亲回乡下,老莫乐得下班时间都窝在中心,不仅打桥牌,而且学会了打枪、接龙、步步高。每日就是与那五十二张牌鬼混,生活虽自由自在,但时间久了,天天玩着同样的把戏,有时也觉得实在无聊。原来看书的好习惯渐渐荒弛,电视节目也没什么看头,连续剧像鬼打架似地愈看愈讨厌。家里有个主妇,以前不觉得怎样,现在则觉得冷冷清清的,老莫有点后悔那一巴掌了。
暑假过后紧接着中秋节,今夜的月亮被朦胧乌云遮住,时现时隐。老大吵着要放冲天炮,老二要吃月饼,隔壁电视机又传来苏芮的歌声:“一样的月光,……一样的冬天,……一样的尘埃,……一样的笑容,……”诶!就是不一样的日子。闹了三小时,老莫哄着两个小鬼上床,独自走到院子,冷冷的月光照着老莫孤单的身影,往事不堪回首。

  老莫读成大机械系四年级时,认识会统系三年级的莫太太。莫太太一双明亮传神的眼睛,微微弯曲的嘴角,穿起高跟鞋弧线型的小腿,实在吸引老莫的注意。老莫算是班上的高材生,又是体育健将。于是,老莫展开一阵紧迫盯人的追求,校园里经常看到老莫与莫太太出双入对。莫太太生性比较文静,喜欢古典音乐,老莫常陪着莫太太去听音乐会,而老莫在运动场上大展身手,莫太太也常在旁边加油助威,是学校里令人羡慕嫉妒的一对。退伍后老莫考上某国营事业,分发到高雄就职。莫太太毕业后在台北上班,经过五年的爱情长跑结婚,莫太太怀孕时辞去工作,相夫教子,拥有一段美满幸福的婚姻生活。哪知道这两年老莫迷上桥牌,竟然闹得家庭破裂。退伍那年的中秋,老莫从高雄跑上台北,向同学借了摩托车,带着莫太太到碧潭泛舟赏月,那年的中秋晴空万里,月光洒满大地,新店溪水静影沉碧,此情此景有如天上人间。老莫就在小舟上向太太求婚的,莫太太娇羞的神态依稀漂浮在老莫的脑海里。一样的月光照在一样的新店溪,而今年的中秋却是分居南北。老莫感慨万千,真是情何以堪!

  分居二年,孩子已分别读五年级和三年级了,老莫的母亲不耐都市里的生活环境,改为星期三来老莫这儿,星期六回乡下去。老莫必须分出大部分的时间照顾孩子,因此,老莫虽然照旧参加四人赛,但其余的时间就很少看到老莫了。老莫偶尔也看看书,偶尔也听听太太留下的唱片。孩子吵着要妈妈时,便弄得老莫心神不定,家里少个莫太太,老莫逐渐感到一切都不对劲了。

  秋风秋雨愁煞人的台风天,孩子去台北还没回来,老莫独自在客厅里听唱片。这几个月来,老莫把太太的唱片听过好几遍了,音乐的旋律越熟悉,老莫愈听愈有心得,歌剧中的女高音不再像鬼叫似地,《杜兰朵公主》里的柳儿,哀怨忧伤地唱着《听我细诉》:“啊!少爷!听我说,柳儿已不能忍耐,心胸欲裂开!把您的名字刻在心里,嘴里不停地念着您的名字,那是很长很长而悲哀的行程。如果明天您的命运被决定,那么我们流浪的结果,竟是失去生存的道路。……而我失落微笑的人影,……”老莫听着柳儿的悲泣,发觉太太喜爱歌剧是有其道理的。外面风声雨声,老莫不禁想起太太及孩子来。老大已经很懂事了,常常吵着要老莫接妈妈会来,老二是两边吵,向老莫吵着要妈妈,向莫太太吵着要爸爸。孩子高雄台北两地跑,破裂的家庭对孩子的成长而言,真是很漫长而悲哀的行程。

  分居的原因来自老莫的沉迷桥牌,夺标的兴奋冲昏了头。不管怎么说,大丈夫总不该打太太的。七月送孩子上台北,莫太太忧愁哀怨的眼神,着实让老莫难受了好几天。老莫的心头飘起莫太太微微弯曲的嘴角,嘴角边丝丝的情意,黑白分明而清澈的眼睛,眼睛一眨一眨的娇态。老莫的脑海里由太太热恋的温情,转变为摔奖杯的泼辣,又转变为分居后的冷漠,再转变为哀怨的眼神。老莫满脑子都是太太的各种表情神态,像幻灯片似的转来转去。重重思念初如轻烟吹起,渐渐点燃阵阵的火焰,竟成不可收拾的熊熊烈火,老莫蓦然回首,发觉自己的内心深处,原来是那么深爱着太太。唱片早已播完,窗外依然风风雨雨,老莫下定决心自言自语:“去他的男性尊严,想办法接太太回来!”

桥牌的哲理 


  分居后的莫太太住在台北娘家,老人家虽已不再寻求言归于好的方法,但父母亲的关切爱护永远不变,这是常常令莫太太愧疚难过的。经过两个月的清闲休养,心情上渐趋平静,莫太太到伯父的公司上班,掌管会计与出纳。
工作虽然轻松悠闲,但内心的创伤并没有消失。莫太太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十几年的感情抵挡不住桥牌的魅力,竟然从她和孩子的身边夺走老莫。桥牌桥牌,桥牌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这是莫太太百思不解的千千结。

  莫太太的大姐从美国回来探亲,姐妹俩针对莫太太的婚姻讨论了好几天,问题又回到桥牌这玩意儿,老莫样样都不错,桥牌有没有金钱上的输赢,为什么老莫会如此痴迷?大姐建议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桥牌既然是你婚姻的敌人,为什么不去学学桥牌,从根本上了解与体会桥牌,设法把老莫从桥牌桌上抢回来,将来也可以陪老莫打桥牌。”莫太太同意大姐的意见,在大姐的安排介绍下,认识了曾经入选女国手的丁太太。丁太太是大姐的同学,了解莫太太的不幸后,很热心的答应协助。于是,丁太太很有耐心的指导莫太太学桥牌,陪着莫太太去桥艺中心打牌,解说各种桥艺技巧,而且经常旁观及参加比赛,从实战经验去理解桥牌。两年来,在丁太太耐心调教及莫太太用心学习下,莫太太的桥艺水准日益提升,在台北桥艺中心的比赛中,莫太太参加的队常常晋级复赛圈了。

  两年的磨练,莫太太了解桥牌是很好的推理训练,必须在某种前提下才能完成或击垮合约。细心地在正常情况下预防不正常的牌张分配,可能发生的状况都要考虑,思想的范围愈广做事就愈精细。从叫牌与防御的过程,如何表达自己及推测同伴的牌,了解心灵沟通及默契的重要性;从同伴或队友的牌局检讨,体会心平气和比指责见怪的效果好;从同伴犯错的沮丧,懂得体谅与宽容的意义。而最重要的是,从精彩牌局的演出,自己的判断完全正确,内心之喜悦体会了胜利快乐夺标兴奋的滋味。老莫的苦读与运动场的表现,完全出之于争强好胜的个性。毕业及年过三十后,;老莫把学业与运动的好胜心,转移为年年甲等的考绩及桥牌桌上的竞争。桥牌公正而文雅的斗志行为,满足了老莫天生争强好胜的欲望,这是老莫沉迷桥牌的主要原因。莫太太内心里的千千结解开了。回想当时吵架的情形,孩子发高烧住院,老莫继续打他的桥牌是有点过分。但自己失去理智的泼妇骂街,以及把奖杯摔在地上,实在触犯了老莫的好胜及自尊心。怪只怪自己不懂得桥牌,也没有深刻了解到老莫的天性。老莫是不会宁要桥牌不要家的。莫太太想到这两年的勤练桥牌及寂寞委屈的生活,禁不住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雨样的心情

  今年台北艺术季的压轴好戏是普契尼的歌剧《杜兰朵公主》,莫太太很喜欢这部剧,早在一个月前即买好了首场的票。《杜兰朵公主》是极少数以中国为背景的歌剧之一,故事内容虽然不切实际,但音乐着重东方的旋律与和声,运用了中国风味的旋律及民谣,《茉莉花》的旋律在剧中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呈现,中国人听来倍感亲切。国父纪念馆内挤满观众,座无虚席。

  鞑靼国王、王子卡拉富及暗恋王子的婢女柳儿,流亡到北京城。冷酷的中国公主杜兰朵以猜谜招亲,猜错则斩首示众。卡拉富被杜兰朵的美色所惑,要去猜谜。柳儿唱出“听我细说”劝王子不要冒险,卡拉富唱出“别哭啦!柳儿!”,安慰柳儿说他一定猜得出谜底,然后不顾一切地敲锣猜谜。杜兰朵的三道谜题皆被卡拉富猜中,但公主食言不愿嫁给王子。卡拉富反出一道谜题给公主猜:只要猜出王子的名字,卡拉富愿意死在公主面前;如果黎明之前猜不出,则公主必须嫁给他。于是,全北京城连夜追查王子的名字。士兵们查出柳儿会与王子同行,奏闻公主拷打柳儿,逼她说出王子的名字。柳儿唱出“爱情是坚强的”:“那是不可表示的秘密的相思,很深,深得能够忍受任何迫害。只要这能对我少爷有益,那就好了, …… 在黎明之前,我会闭上疲乏的眼睛,因为我要他胜利,……”柳儿夺取士兵的小刀自刎而死。杜兰朵为柳儿以死保卫王子的爱情感动,冷得像冰的心渐渐融化,唱出“热泪纵撗”:“在你的眼睛里,可以看到高贵的自信,因此我恨你,也因此我爱你。为了这两个不同的感情不知烦恼了多少?想赢你也想输你,……”王子主动告诉杜兰朵他的名字是卡拉富,任凭公主处置。杜兰朵带着王子在皇帝、大臣及群众面前,宣布她已查出王子的名字。众人愕然!但公主温柔地看着卡拉富说:“他的名字就是爱!”卡拉富与杜兰朵拥抱在一起,群众欢呼着,合唱“爱!哦太阳!生命!永恒!世界之光是爱!微笑与歌声都在太阳中,此世无穷的幸福!荣耀在您!荣耀在您!荣耀!”

  国父纪念馆的荣耀与人潮皆已远去。回家的路上,莫太太仍然沉醉在《杜兰朵公主》的美感里,《茉莉花》的旋律燃烧耳际。莫太太想起十几年前,与老莫在中山堂观赏华冈交响乐团的演出,张大胜教授把国中学生都非常熟悉的《满江红》改变成交响诗,赢得观众一致赞赏。走出中山堂,莫太太与老莫在凯莉餐厅喝咖啡,老莫的音乐修养还逊于莫太太,但仍然为《满江红》演出的方式赞叹不已,没想到《满江红》的旋律会如此地悠扬悲壮!莫太太清晰记得,费了十几分钟为老莫解说交响曲与交响诗的不同。陶醉在爱情与音乐的欢愉里,一直到十一点半老莫才送她回家。今晚的《杜兰朵公主》与《满江红》一样的成功,一样的中国旋律。不一样的是,莫太太一个人前来观赏,独饮艺术的美酒,没有老莫陪伴,没有老莫的音乐垂询,没有老莫送她回家,莫太太真是两样的心情。

  莫太太的生活规律而平静,白天上班,晚上陪老人家看电视,周四晚及周日下午是桥牌,失败的婚姻让莫太太不愿见到老同学,生活中盼望的是孩子的寒暑假。孩子聪明伶俐,课业名列前茅,莫太太担心的是破裂家庭给予孩子的影响。老大明年读国中,青春期是成长的危险期,父母分居带给孩子的早熟,幸或不幸很难预料。莫太太是在父母疼爱呵护下长大的,如今自己的孩子竟是南北奔波,无法享受幸福美满的家庭生活。孩子何辜?必须忍受这种折磨,莫太太只要想到孩子便寝食难安。
  

  放寒假时,老莫送孩子上台北来,照例全家到外面吃饭。老莫显得憔悴,不再那么意气风发。几次的眉头紧锁欲言又止,让莫太太觉得老莫有什么话想说,也许碍着孩子的面前又说不出口。莫太太怕伤了老莫的自尊心,虽没开口询问,心中却阵阵的不忍与爱怜。老莫回去后,孩子争着告诉莫太太这几个月来老莫的转变,老二抢着说:“爸爸一个礼拜才打两天桥牌常常听妈妈的唱片。”老大说:“有一天早上四点多我上厕所,看到爸爸坐在客厅,望着妈妈的照片发呆。”莫太太在孩子面前强颜欢笑,欲打从心里叫了声“老莫!”

  莫太太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起今天老莫的举止与孩子的话语,往事一幕一幕地涌上心头。老莫运动场的威风八面、图书馆的并肩读书、校园凤凰树下的谈天、毕业典礼的欢笑、碧潭中秋夜的泛舟、蜜月旅行的两情缱绻、老大出生前的紧张、全家出游的乐趣,莫太太飘回欢乐幸福的时空里。老莫的沉迷桥牌、自己摔奖杯的气愤、无情的巴掌、分居的冷漠、桥牌桌上的勤练,以及孩子的无辜及将来,莫太太的思绪像走马灯似地转个不停,往后日子的孤寂与无趣,令莫太太不敢想下去,最后又回到今天老莫的神态与转变。莫太太冷静地思索着,一而再再而三的分析,结论是:老莫与孩子需要她,她也需要老莫与孩子。莫太太连夜未眠,天际已露曙光,清晨的微曦照射在桧木的梳妆台,莫太太想起陶渊明的《归去来辞》。

心灵上的桥

  老莫的雷霆队经过选拔赛南区初赛,以及在高雄桥艺中心举行的全国复赛,终于打进中华杯的决赛,全队开到台北桥艺中心。第一场以五比三输给台北市A。第二场第一圈小胜8序分。第二圈老莫坐公开室,第一牌同伴主打三方块成约第二牌敌方二黑桃倒一,第三牌由老莫主打四红心,对手长烤首引牌。连忙起身倒杯热开水,突然看到莫太太坐在牌桌对着他微笑。老莫傻眼了,难以想象莫太太也打起桥牌。匆匆打个招呼回来主打,老莫大摆乌龙,竟然将稳成的合约打成倒三,同伴摇头不已,以后的牌老莫就不知所云了。结果第二圈输了30序分。老莫向队长表示心已浮动,无法继续比赛。

  第三圈老莫下场休息,跑到办公室问王家骐先生:“莫太太打牌多久了?”王先生告诉老莫已经两年了,老莫瞪着王先生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弄得王先生满头雾水,啼笑皆非。老莫静坐几分钟,整理纷乱的思绪,走回大厅看莫太太打牌。莫太太客气地请老莫坐在旁边,并诚心地请老莫指教。莫太太精彩地叫到一副黑桃小满贯,很小心地以剥光投入完成合约。接着防守一副三无王,莫太太长考之后,毅然攻出红心K断桥阻路,把长门梅花闷死在梦家。老莫赞许地看着莫太太,莫太太的嘴角浮起笑意,像热恋时回给老莫一眨眼。老莫是既纳闷又欣喜,好不容易等到莫太太的比赛结束。

  老莫请太太到顶好附近的家乡楼吃江浙菜,莫太太告诉老莫学牌的动机、经过及打牌的体验与领会。老莫如梦初醒,恍然大悟,意志坚决地表示希望接莫太太回家团聚,并特别强调,宁可不打桥牌也不愿失去莫太太。莫太太摆摆手凝视着老莫说:“桥牌只要不太入迷,是一种很好的嗜好,有其正面的积极意义。我从桥牌领悟许多做人做事的哲理。好胜心是激励人进步的原动力,而桥牌是在公平而理性的竞争下,让参加比赛的人充分发挥他的技巧及想象力。谁都想赢,谁都不愿输,但总会有输的一方。桥牌不过是人生的一小部分,只要以平常心尽力而为,胜负不必计较,以牌会友才能享受真正的乐趣。”一生从没发过誓言的老莫频频点头,执着莫太太的纤纤玉手说:“有生之年,当尽我最大的努力,爱你!宠你!”莫太太喜极而泣,高兴的泪水夺眶而出。

  高雄桥艺中心总干事萧家博先生为老莫夫妇的复合席开一桌,在泰福川菜宴请老莫夫妇及雷霆队,大家为老莫夫妇的和好祝贺,也为王座杯的事道歉。老萧提议具体的陪罪的办法,老萧说:“雷霆队员轮流到老莫家陪老莫夫妇打Fix Rubber,每周一次,连续三个月,赢了要五毛,输了给一块。”大伙乱哄哄的鼓掌通过,场面热烈而融洽,老莫夫妇向大家敬了一杯绍兴酒,老莫感慨的说:“我老莫的第二个春天,是以一千个冬天换来的。”

用户在线信息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人。其中注册用户 0 人,访客 1 人。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联系我们 -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论坛存档 -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SZBRG 2008 ACCESS © 1998-2022
  • Processed in 1.17 second(s)
    Server Time 2022/12/7 12:2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