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桥牌网风云人物世界名星意大利牌手Bocchi访谈
    
 
意大利牌手Bocchi访谈
发起人:疯骡  回复数:6  浏览数:8908  最后更新:2011-12-20 12:48:37 by 北斗七星

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帖子排序:
2011-12-19 9:47:21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意大利牌手Bocchi访谈

前被认为最有冠军相的意大利队在百慕大杯半决赛中意外地输给了荷兰队(177比190.3)。意大利桥牌网站Neapolitan Club的记者Laura Camponeschi在赛后采访了本届杯赛复出的明星牌手Norberto Bocchi,Bocchi在访谈中畅谈了他对本次比赛的一些看法,以及一些与荷兰队的对战细节。以下LC是指记者的提问,NB则是Bocchi的谈话记录。

LC:Norberto,在费尔德霍芬的世界锦标赛氛围如何?

NB: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作为意大利队的一员,感觉并不给力。在费尔德霍芬有很多桥牌圈中的意大利人,有的是桥牌高手,有的是FIGB(意大利桥牌联盟)成员。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过支持。很显然,我们这个国家队被自己的同胞忽略了。半决赛的时候,我们和荷兰队激战了2天,期间居然没有一个意大利人前来观战助威。更别说成为强有力的后盾了,哪怕连一句安慰鼓励的话都没有,真是难以置信的悲催!

LC:您的意思是所有的国家队成员(Lauria, Versace, Madala, Duboin, Sementa)都有种被遗忘的感觉吗?还是说这只是您的个人感觉呢?

NB:当然是整个队伍的感受啰。我们都觉得被一种冷漠和不被认同的气氛包围着。更让我伤心的是,有一些人公开表示对我们领队Maria Teresa Lavazza夫人的不满。当我们失败后,他们说:“我为队伍的败北而惋惜,但我却为Lavazza夫人的失败而开心。”看,立场很明显了吧。唯一支持我们的人只有意大利前桥牌联盟主席Giancarlo Bernasconi先生。他从来没有卷入这种无聊的唇枪舌战,无论在荷兰还是在其他的赛场,都一如既往地表现出支持肯定。特别在我们战败后,他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安慰和鼓励。我想借此机会感谢他为我们整个队伍所做的一切。

LC:我很赞同您说的关于Lavazza夫人的事。她在费尔德霍芬是不是也遭遇了很多冷眼呢?

NB:这是当然。我和我的队友以及Lavazza夫人都讨论过这件事。她因为这次的失败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还得面对那些明显针对她个人的攻击行为。

LC:我知道Lavazza夫人现在一定很不好受。上一次她在接受我采访的时候曾说过在荷兰的比赛过后将辞去领队的职位,所以希望有一个完美的落幕。

NB:失去Lavazza夫人对我们整个队伍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损失。她为意大利的桥牌事业贡献了很多,不但是国家队的赞助人,还是一个非常尽责的领队。她一直在保护我们不受负面消息的伤害,让我们保持最佳状态。所以说,所有的队员都对她抱有感恩之心。Lavazza夫人率领意大利队取得了比任何人都多的胜利,她赢得了国际桥牌界所有人的尊重。即使是未召入“饭桶”组合参加奥斯坦德(比利时西北部港口城市)欧洲大赛带来了巨大争议,她仍是正确的。事实证明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意大利队更上一层楼。在奥斯坦德我们获得了冠军,她为我们选择的搭档非常完美。

Agustin Madala曾经是个“问题选手”,但现在他成为了耀眼的明星。作为他的搭档,我完全认同他是这个队里不可缺少的一员,所有人都会赞同这一点。我认为,对Lavazza夫人的这种攻击行为完全是出自个人的不满和嫉妒,没有任何价值。

在费尔德霍芬的比赛中,我们终究还是获得了铜牌,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失败。这是很多选手梦寐以求的名次,但在意大利人心目中只有冠军才是胜利。当然这也说明大家对我们的期望非常的高,总认为我们一定会是冠军。每个人都希望能赢,但在竞争中同样也存在很厉害的对手。在这么顶尖的比赛中胜负永远是个未知数。当然我们意大利队曾是常胜将军,在上一次的北京智运会和奥斯坦德欧洲杯上都获得了冠军。可俗话说花无百日红,这次我们就尝到了失败的滋味,在半决赛输给了呼声和技术都很高的荷兰队。在循环赛中我曾说过最强大的对手就是荷兰队,甚至比两支美国队都更加令人担心。看,我没说错吧。

LC:之所以跟您讨论您所提到的,意大利队不受意大利人欢迎的情况,是为了更好地分析与荷兰队之战的败因。很多人都在BBO网站观看了这场比赛。您是否认为,那些对意大利队在费尔德霍芬的战绩表示不满的人,其实正是意大利队的死忠追随者?

NB:意大利人一直都很喜欢看BBO的桥牌转播。在费尔德霍芬的比赛中,收看我们获得第三名的那场比赛的人比收看决赛都要多。毫无疑问,意大利队非常受欢迎,可以算是桥牌界的“标杆”了。在这里我想谢谢各位粉丝对我们一贯的支持和鼓励。但是同样也有很多“假粉”为我们的失误和败北而欢呼。

LC:Norberto,能说说为什么国家队现在不被待见吗?是不是所有的意大利人都在怀念方托尼和努涅斯?

NB:事实上,国家队和领队(Lavazza夫人)没有得到丝毫的同情。原因很多。不过很显然的是,大部分都源于方托尼-努涅斯这一对被排斥在奥斯坦德欧洲杯以外之后。此外,我觉得大家对“王宫”(意大利桥联)及其管理有一种不满的情绪,这种不满或多或少地转移到了国家队身上。很多人批评意大利桥联,质疑桥联的选择,认为有裙带关系等等。简单来说,我们非常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但只不过是在代桥联受过而已。

LC:可见您对这种现象挺发愁的,毕竟这是您喜欢的队伍。我想聊聊您自己的故事。和Duboin友好分手之后,您曾被边缘化多年,直到Madala被培养出来,和您才算是组成了一对有战斗力的搭档。借用一个足球术语,就是当了很久的板凳选手。我知道有的队伍曾开出非常吸引人的条件邀请您过去,对此您是怎么想的?

NB:我有长达2年的时间被国家队排斥在外,因为我没有合适的搭档(当时Madala还不成熟)。这就让很多人觉得当时在意大利队里已经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了。就是这个时候,其他的队伍向我抛出了橄榄枝。你知道,我的母亲是阿根廷人,所以我也持有阿根廷护照。阿根廷力邀我和Madala一起加入国家队,条件非常吸引人(有个阿根廷赞助商提供了一份稳定的合同),而且我同时还可以为意大利赞助商Lavazza夫人效力。但是我没有接受,我更愿意等待为意大利征战的机会,我深深热爱意大利国家队。对我来说,听从自己的真心远远重要于追逐金钱,这是很自然的事。

LC:在未能参加欧洲杯比赛后,2名意大利牌手Nunes和Fantoni决定转投摩纳哥队,您对此怎么看?

NB:他们那次没能参赛,是因为Lavazza夫人想试验一下新搭档。但是她很早就说过意大利队可考虑的牌手有4对(Versace-Lauria, Bocchi-Madala, Duboin-Sementa, Nunes-Fantoni),并且在此之前,正选队员一向是包括F/N两人的。对他们2人来说当板凳队员可能不是那么好接受。我没有权利对别人的选择说三道四,但很显然他们都不乐意等待。对我们来说,在有4对搭档参与竞争时,更能激励我们努力提高自己。但由于他俩的自我放逐,现在变成只有3队了。

LC:您说他们是“自我放逐”?

NB:他们选择了将为其他国家打牌,而不愿经历这段轮换。这是事实,并不是我在瞎猜。

LC:说到摩纳哥,在荷兰,有消息说原定的2012年欧洲桥牌锦标赛东道主希腊放弃主办。您还知道有哪个国家备选吗?

NB:这个我不清楚。只是听说西班牙和荷兰提到了接手的可能性。

LC:如果Zimmermann创建的摩纳哥队(Helgemo-Helness, Nunes-Fantoni, Zimmermann-Multon)被允许参加下一届欧锦赛,您对此有何看法?据我所知,这和国籍身份有关,Zimmermann队的队员都需要在2010年12月前成为摩纳哥公民才可以。下一届欧锦赛通常会在2012年夏季举办,欧洲桥牌协会规定,代表国家队的队员必须拥有此国国籍2年以上。如果欧锦赛如期举办,那么Zimmermann队的队员加入新国籍都未满24个月。

NB:我想在今天,任何等级的桥牌选手都有荣誉和金钱2个方面的追求。如果要在规章制度里“抠字眼”的话,那么Zimmermann队的确无法参赛。但我认为能找到解决办法,他们也是会参赛的。

LC:这只是您的猜想还是您听到了什么消息?

NB:我当然从有关人士那里听到了一些消息。他们正在努力找出解决的办法。

LC:你认为Zimmermann队能参加下届欧锦赛的几率有多大?

NB:99%吧。

LC: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NB:我认为所有的桥牌选手,包括我在内,都希望看到Nunes-Fantoni和Helgemo-Helness这样优秀的选手能正式参赛。在牌桌上和他们对决是很好的挑战。当然,由于存在着多方面因素,现在只能静观事态发展。

LC:最后,让我们回到这次世锦赛中意大利的表现。第一个问题是有关1/4决赛时对战中国的,据说当时Lauria没有出战是因为染上了荨麻疹?

NB:Lauria没有任何健康问题。虽然荨麻疹总是找他麻烦,但是每次出疹子的时候他都能赢得比赛(大笑)。他看了我和Madala的出色表现,所以问我们全程上场有无问题。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遇到问题的时候,队员们都会在一起协商,找出对队伍来说最有利的解决办法。这是百慕大杯的比赛,大家压力都不小,有几宿我甚至睡不着觉,这很正常。作为桥牌运动员,在这种长程的艰苦比赛中,身体和精神上都一直保持高度紧张,正因为如此,热情的支持对于我们格外重要。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1-12-19 9:49:38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LC:现在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输给荷兰队的原因。

NB:我们在半决赛对荷兰队的比赛中打得不是很理想。我不是在找借口,感觉整场的手风都有利于荷兰队,当然他们也时刻保持着清醒的头脑。荷兰队在牌桌上始终保持着优异表现,打得非常好!意大利队很少在如此重大的比赛中败北。从整体的数据统计来讲,意大利队仍是最好的,一次失败并不能抹杀整个团队的价值,就像庄家给出的赔率那样。庄家以2赔1看好意大利队,不是没有理由的。这说明了我们的失败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意外,属于小概率事件。我们以前对阵荷兰时一直在赢,而且我相信下次如果再相遇我们一定可以战胜荷兰队 – 他们吓不倒我们。这次败北不是团队的实力不行,每场比赛都有它背后的故事在其中。
   
LC:那么现在可不可以谈谈这次意外的败北的详细内容,我们来一起分析一下,为什么意大利队会输掉?

NB:本次比赛中有很多意外发生。第一,再次借用个足球术语来比喻,是主场因素。在家门口作战,主场众多牌迷的支持是个巨大的优势。其次,荷兰队的胜利也存在着一些偶然因素,或者可以说,有运气成分。我可以给你展示一些牌副的技术分析数据。总体来说,在最后的16副牌里,一些很坑爹的意外发生了。我是说,有些牌局很有点“特别”。

Drijver和Brink打1NT;在另一张比赛桌上,Lauria和Versace打3NT宕掉,荷兰赢得了6 IMP。必须说明的是,Drijver-Brink这对搭档的风格是非常现代、非常积极的,他们被公认为桥牌界最具攻击性的搭档之一,只要有可能总是选择进取。但奇怪的是,拿西手牌只开叫了1
  
来看Brink的这手牌。说给任何一个桥牌高手听的话,他都会告诉你有着14大牌点和一个5张套,应该开叫1NT,这对于任何一对打15-17一无将开叫的搭档来讲都是常识,尤其是在有局时。在另一个房间里,Lauria和Versace开了1NT,然后理所当然不可不戒地到达了3NT,但4飞全部失败。我还能说啥?事实证明Brink反常的1开叫实在是运气超好。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1-12-19 9:54:05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另一桌上,在Lauria开2NT后,Versace由于拿着5-4高花,正常地使用了傀儡斯台曼。而在Drijver开叫2NT后,Brink立刻用3来转移。要知道这两人被认为是荷兰队中最强的一对,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强对之一。非常奇怪在如此级别的锦标赛中,在2NT开叫之后,拿这样的两套型牌,直接转移出套,而把套隐藏起来。开叫人要是有4张而没有支持怎么办?的配合及满贯就找不到了。
  
在桌上我问Drijver:“你们这牌立刻就叫黑桃,如果满贯在红心上怎么办?”他只是抬头望向天空叹了口气,就像在说:“要命,那就找不到了。”坦率地讲,我不认为这个级别的牌手只能听天由命地叫牌!所以我得出结论:我们实在是不走运。因为如果这手牌的满贯在红心上,荷兰队永远不可能找到。

让我来给你说说另外一手牌:

Madala和我没叫到满贯,停在了4H。而我们的对手叫到了满贯:

南开1NT后,他的同伴持两个KJ领队的5张套,KJ下面全无号码,先转移,并在开叫人表示出高限和好支持之后,进军满贯。首攻J后,发现A的位置有利:定约很幸运,打法也同样幸运。如果他选择了将吃的打法,就会被超将吃从而失败。
  
请想想,庄家Verhees连一圈将牌也没有调,虽然看上去总得先调一轮看看。他的打法是A、K后将吃。但如果东家跟出了第3张,庄家怎么办?这时一轮将牌还没有调过呐!我只能说从叫牌到打牌都显得“别具一格”。但事实证明这是使荷兰队获胜的行动,即非凡又出乎意料。一个“天成”的6
  
给出这些例子,或许可以解释一场比赛的胜负会在多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偶然的或曰突发的因素,取决于特别的或是极不走运的牌。一场比赛的输赢并不能完全用来衡量一个队伍的绝对价值。当然,荷兰队胜利了,我以运动员的姿态接受这个结果。在此我再次祝贺荷兰牌手夺冠,正如我在费尔德霍芬做过的那样。同时我也想对美国2队和获得跨国队式赛冠军的以色列队献上敬意,他们的表现十分出色。我承认看到这么多年轻选手在桥牌上的出色成就,心里非常激动。这些选手有着聪明的头脑和积极的态度,他们是桥牌界未来的希望,让我相信我们所热爱的这项运动一定会生生不息

原文地址http://www.bridgetopics.com/news/2011/nov/norberto-bocchi-iii-next-time-we-will-beat-holland-again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1-12-19 9:55:28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1-12-19 16:18:57
peteroct





魔法师

角  色:信任用户
发 帖 数:155
经 验 值:163
注册时间:2005-8-30

   非常棒的访谈,但BOCCHI列举的牌例,目的好像只有一个:对于对手的胜利,非常的不服:
主场因素、“神奇”的叫牌、甚至在“神奇”叫牌后面神奇的打牌(原文中还讲了最后一个6H,
打牌过程也很怪,而这个6H本来很容易打宕)。这让我想起一次奥运会,忘了哪次,
反正是跳水冠军是伏明霞,领奖台冠军边上的郭晶晶满脸的不服气。。。
   俺终于明白,不光是我们业余牌手有时输牌四处找原因,职业高手也会这样。

   顺便俺也说一句:幸亏最后一付牌,庄家一轮将都没出,采用将吃D路线是很怪。但也没有采取DA,再飞DQ的路线,否则真说不能在全世界人民面前说清楚了

2011-12-19 17:31:38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peteroct:


   俺终于明白,不光是我们业余牌手有时输牌四处找原因,职业高手也会这样。

  

如果把“我们业余牌手”改成“小狐狸”,就万分的贴切了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1-12-20 12:48:37
北斗七星
酒司令





见习魔法师

角  色:信任用户
发 帖 数:81
经 验 值:84
注册时间:2005-5-22
这么多年了,还在掐!不知道小狐狸小?还是骡子倔?
用户在线信息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人。其中注册用户 0 人,访客 1 人。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联系我们 -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论坛存档 -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SZBRG 2008 ACCESS © 1998-2020
  • Processed in 0.13 second(s)
    Server Time 2020-2-23 12:5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