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桥牌网风云人物世界名星罗马帝国衰亡史——意大利队内讧内幕
    
 
罗马帝国衰亡史——意大利队内讧内幕
发起人:疯骡  回复数:6  浏览数:13878  最后更新:2010-12-30 1:16:15 by 疯骡

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帖子排序:
2010-11-17 8:54:29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罗马帝国衰亡史——意大利队内讧内幕

《罗马帝国衰亡史》是英国史学家Edward Gibbon的作品,写于1772年,1788年全部完成,200多年来,盛誉满天下。

西方逢历史荣耀必提罗马,在短暂的桥牌史上,罗马与意大利也是世界的焦点。

现在,一支曾经称霸世界的部队正在瓦解、一个刚刚建立起的帝国即将崩溃。

 

故事要从这次冠军杯说起。

在冠军杯以往8次的历史上,只有第5届奖杯从意大利人手中溜走,更多的时候不仅是意大利Angelini或者Lavazza队拿走冠军,而且经常出现两个队提前交锋的情况。那时的Angelini队由于同时拥有Lauria/Versace和Fantoni/Nunes两对顶尖高手,只有Bocchi/Duboin的Lavazza队在冠军杯上远远不是7次参加冠军杯6夺冠军的Angelini的对手。

从来不坐飞机的Angelini基本上不出欧洲,土耳其的伊兹密尔应该算是小亚细亚的版图,地理上属于亚洲。这位昔日的意大利桥牌“恺撒”再不行动,帝国的大印就要交给别人了。

Angelini手下原本兵强马壮,但这次他沦落到了到北欧搬救兵的地步,请来了欧洲最好的牌手:Helness/Helgemo和Brogeland,但最终无法复制以往的辉煌,Angelini最后的阵地失手了。

 

内讧许久的意大利人终于尝到了分崩离析的苦果,特别是Angelini,这个一定要与Lavazza夫人争夺意大利队话语权的世界冠军级赞助商(和Nickell一样,Angelini曾经亲自上场拿到过世界冠军),也许会在Lavazza夫人面前说“这几年,我们一直在为谁是真正的意大利队主人打交道。现在,我不得不承认‘阁下,我失败了’”。

 

传统的意大利分为两派,Angelini帮和Lavazza夫人帮。

曾经有着辉煌的组队历史,并且自己能够上阵比赛(与Lavazza夫人更喜欢在场下欣赏不同),Francesco Angelini是一位成功的桥牌赞助商兼牌手。1998年,Angelini率队夺得了在法国里尔举办的第10届世界桥牌锦标赛公开团体赛罗森布卢姆杯的冠军,这是曾经强大的意大利队1975年后时隔23年再度夺取世界冠军,让沉迷许久的意大利桥牌界兴奋不已。紧接着,1999年在瑞士洛桑的IOC大赛又拿到冠军。这是Angelini本人最为辉煌的时候,当时他旗下的大将有Lauria/Versace、Buratti/Lanzarotti、Sementa,并且在2002年成功地挖掘出了目前世界排名第一的Fantoni/Nunes。

进入21世纪后,拥有Bocchi/Duboin、De Falco/Ferraro、D`avossa等人的Lavazza夫人发现全意大利最好的牌手并不在自己身边,自己拿得出手的只有Bocchi/Duboin这一对。为了更好的目标(我们也很难说到底是不是为了实现自己的野心),Lavazza夫人与Angelini开始试着合作,正在如日中天信心爆棚的Angelini当时肯定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会夺走他的桥牌王国。

开始的合作还算不错,Angelini不愿离开欧洲,而Lavazza夫人不仅希望随着队员一起飞来飞去,也愿意在台下看队员演出、享受在台上领奖的时刻。国内和欧洲的比赛照顾Angelini、代表意大利的重大世界赛由Lavazza夫人组队,这种模式已成为定式运转了几年。随着臭名昭著的Buratti/Lanzarotti被禁赛,Lavazza夫人组建的意大利队固定为Bocchi/Duboin、Lauria/Versace、Fantoni/Nunes,看,一对心腹、两对Angelini的人。Lavazza夫人组的队,自己人只有两个,她甘心吗?我们接下来就会看到Lavazza夫人的韬略。

(未完待续)

 

 

 

 

本文转帖自“标兵的博客”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0-11-18 2:42:54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一个能够经营世界上最大的咖啡营销帝国的成功人士,即使是一位女性,也不能低估她的政治手段。Lavazza夫人既然经营她的桥牌王国,当然不会允许上述与Angelini的合作长期存在,正所谓“卧榻之畔、岂容他人安睡?”

Lavazza夫人计划的第一步,是要有属于自己的牌手。前面我们提到过,意大利队中只有一对Lavazza夫人的心腹,另外两对都是Angelini的人,如果Lavazza夫人想要控制意大利队,“自己人”必须占多数。但就目前来说,“Lavazza、1+Angelini、2”的组合怎么改变呢?Lavazza夫人原本心目中的第一替补人选是早年曾经通过Duboin成功策反了的“噩梦组合”——Buratti/Lanzarotti。

Buratti/Lanzarotti以前也是Angelini的手下,他们当年的声望和成就一点也不逊于现在的Fantoni/Nunes。后来,同属“噩梦”门下的Duboin说服B/L来到Lavazza夫人身边。2003年,就在意大利队与美国队争夺百慕大杯冠军之时(后面介绍Lauria时会再次谈到这场决赛),另外一支意大利小分队,登上安平山,进入了跨国团体赛的决赛,这支意大利队就是由Buratti/Lanzarotti率领的,他们决赛的对手是中国队,当时的中国队还无法与这支欧洲劲旅抗衡,Buratti/Lanzarotti就拿到了他们的第二个世界冠军。

Lavazza夫人对B/L满意极了,这对牌手在刚进入21世纪时灼手可热。NABC(北美桥牌锦标赛)是一个一直都开放的比赛,但真正来自美国之外的世界级牌手涌入北美市场,也就是这十几年的事。北美大赛一下子充斥着说着蹩脚的英语、叫着怎么也听不懂的体系和使用让你特别别扭的防守信号的欧洲人,让以正宗和传统桥牌自居的美国人特别不适应。没过多久无论是Vanderbilt奖还是Spingold杯都归了意大利人,Buratti/Lanzarotti甚至还连拿了两回Cavendish的冠军!那时还没Levin/Weinstein什么事呢。

Lavazza夫人(左)专心致志地观看爱将Buratti打牌
   

用Buratti/Lanzarotti代替Angelini旗下的某一对搭档肯定够格,当时的Fantoni/Nunes比起B/L还是差点儿。可就在Lavazza夫人准备下决心时,烦心事来了。

和Buratti/Lanzarotti声望一样响亮的,是他们誉满欧洲乃至世界的“坏名声”,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一对有密约的牌手,只是一直没有抓到而已。Buratti/Lanzarotti随Lavazza队2005年在杭州击败上海旗忠队捧走叶氏杯后回到欧洲,这支队伍原班人马参加了在特内里费举行的第二届欧洲公开桥牌锦标赛。这下子盖子终于揭开了,在“明手事件”中,经过组委会长时间的听证、调查,认定Buratti和Lanzarotti有密约,他们违背了桥牌公平竞赛的精神,两人被立刻停赛,并且处以在欧洲范围内不得再以搭档身份出现在桥牌赛场上的处罚。Lavazza夫人当时以退赛要挟,但无济于事,因为Buratti和Lanzarotti实在“民愤极大”,他们的这次“明手事件”只是导火索而已,比起其他所作所为都是小儿科。

Lanzarotti(左)与Bocchi在等待上场安排。从某种意义上说,Buratti/Lanzarotti这样的搭档对大众牌手比Bocchi/Duboin更有杀伤力
   

以这种不光彩的方式失去了自己的第一人选Buratti/Lanzarotti,Lavazza夫人受到打击颇大,她对自己选择牌手的做法开始产生怀疑并且厌倦了。

那么,“1+2”的模式怎么打破呢?学过数学的人都知道,加号两边的数字是可以互换的,如果把“1+2”改成“2+1”,等号后面的结果不会变,可是国家队的控制权就在Lavazza夫人手里了。

把“Lavazza、1+Angelini、2”改成“Lavazza、2+Angelini、1”这个工程,比起找一对Buratti/Lanzarotti或者Fantoni/Nunes这样的牌手来一点也不容易。因为Lavazza夫人深深地知道,Angelini对Lauria/Versace、Fantoni/Nunes这两对牌手巨大的影响力和在他们心目中坚不可摧的位置。没有Angelini,Lauria拿不了他的世界冠军;没有Angelini,Fantoni可能还在做他的会计,根本连蒙特利尔都去不了,更甭说什么双人赛世界冠军了。

要想让Lauria、Fantoni他们倒戈,光凭游说或者金钱的效用是微乎其微的。牌手之间最终会倒向哪个赞助商,最主要的是看到跟着谁走有前途。

 

堡垒必须从内部攻破!

Lavazza夫人最大的好处是她自己不上场打牌,比起Angelini要亲自上阵好多了,可是这只是最基本的条件,相信如果Lavazza夫人打牌,现在的局面都不会有。在自己选人失败后,Lavazza夫人最终定下从敌人内部瓦解的策略,并且第一目标锁定了Angelini的搭档、Versace的好朋友Sementa。

Antonio Sementa是拿到1998年世界冠军的成员,他长期以来没有固定搭档,除了与Angelini履行他的义务外,平时就和Versace等人客串,Sementa好交朋友、喜爱热闹,Lavazza夫人知道,这个人是串连Versace等人的关键。与挖角离间同时进行的是寻找年轻牌手,这次被Lavazza夫人挖掘的是阿根廷天才少年Austin Madala,Madala不到20岁就代表阿根廷队参加世界比赛,身上展现出了十分优秀的桥牌天赋,Lavazza夫人感到Madala非常有前途。

找到了后备人选,有了行动计划,就要动手术。可是这支意大利队刚刚在2004年、2005年拿到奥林匹克团体冠军、百慕大杯冠军,特别是Fantoni/Nunes这一对迅速崛起,让他们的国家队位置更加稳固。Fantoni在伊斯坦布尔得到了“Deep Fantoni”的称号,而Fantunes在埃斯托里尔的百慕大杯决赛上最后1节顶替雷打不动的主力Bocchi/Duboin出战也使他们名望大增。

随着Fantoni/Nunes日渐成熟,这支意大利队显得异常强大,似乎在世界上找不到这个团队的对手,他们好像毫无弱点,他们实力平均,风格迥异,在2006年华沙举行的欧锦赛上,他们不仅创造了前无古人的、连前辈老蓝队没有达到过的欧锦赛七连冠,而且还创造了最大比分差距夺冠的记录。

因为正值这支意大利队如日中天之时,Lavazza夫人再有势力也不能轻易对冠军队下手,她知道自己的时机远远没有到来。但Lavazza夫人能等,上天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来了,出现在2007年,意大利队丢人地在上海被从来没有在百慕大杯淘汰赛胜过一场的南非队爆冷送回老家,特别是意大利队还在小组最后阶段故意输给南非队意图挤走美国2队(Nickell队),然后再挑选南非队。结果机关算尽,自己反而成了桥牌史上的笑柄。百慕大杯一过,Lavazza夫人不失时机地调整意大利队,她不是对Lauria/Versace和Fantoni/Nunes下手,反而逢人到处宣扬L/V、F/N表现好,回过头来对自己的爱将Bocchi/Duboin“开刀”,借Bocchi移居西班牙巴塞罗那为由,把搭档多年刚刚走入世界顶级搭档行列的B/D拆开,让Sementa和Duboin搭档,把Madala塞给Bocchi。一直没有固定搭档的Sementa大喜过望,因为不仅可以与世界级的牌手Duboin搭档,而且顶替了Bocchi的位置直接打意大利国家队,他对Lavazza夫人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而对于Bocchi,Lavazza夫人美其名曰“培养新人”,让Bocchi专心带Madala,暂时退出了国家队。

这是Sementa(左)十年来头一次代表意大利参加世界大赛,看到他那兴奋劲儿和身边两位队友Duboin(中)、Versace(右),Angelini要是见到这张照片,说不定会预见到点什么
   

意大利国家队的变化使得Angelini看上去既没有损失国家队的位置、又变相打击了Lavazza夫人的嫡系,Angelini似乎志得意满。这时Lavazza夫人认为时机成熟,开始着手她把“1+2”变成“2+1” 的计划,就是拉拢Lauria。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0-11-23 9:28:39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多年来,Lorenzo Lauria一直是意大利队中资格最老、威望最高的队员,他曾经是老蓝队的一员,和Garrozo的关系非同一般(1979年他初次打百慕大杯就是和Garrozo搭档),不过Lauria的运气不好,或者说他的“命”不太好。当年他没来得及坐上蓝队的“大船”拿一次百慕大杯冠军,就赶上蓝队谢幕,老蓝队队员走得走、散得散,还留着的几个队员也是每况愈下,其实1979年在里约热内卢和1983年在斯德哥尔摩的两次百慕大杯亚军, Lauria自己表现得不错,反到是手握13次百慕大杯冠军的Belladonna在职业生涯晚期走了下坡路,这位“百慕大之王”率领的意大利队两次都是5IMP输掉百慕大杯,Lauria也只能跟着吞下苦果。一直熬到Belladonna1995年去世,Lauria也没能混上世界冠军。没办法,坐不上大船只能靠自己,1998年拜Angelini之赐,Lauria终于拿到了世界冠军,可这罗森布卢姆杯无论从成色上还是说服力上糊弄第三世界还行,对于自认为与美国一比高低的意大利来说,百慕大杯才是“真命天子”。

          
              “老游击队员”Lorenzo Lauria
   

多年来全意大利就Lauria和Versace能打,往下数就是他的“猫腻队友”Buratti/Lanzarotti和后来居上的Bocchi/Duboin了。Lauria怎么都感觉缺条腿,而且B/D还和自己不在一个老板手下打牌。终于盼到2002年,意大利横空出世了Fantoin/Nunes,这下子国家队齐装满员、兵强马壮了,2003年在蒙特卡罗,Lauria与意大利队终于有机会和美国以及其他世界强队掰手腕了。但要不怎么说Lauria“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呢,眼看着百慕大杯就要到手了,可偏生出了“牌张事件”,也怪老Hamman,这么多百慕大杯冠军和位置分,愣是不让Lauria换那张随手牌,也就让Lauria以1个IMP饮恨赌城。

再过两年,Lauria随意大利队卷土重来,百慕大杯决赛又一次碰上了Nickell队,这次老Hamman倒是斗志依然,可他的老伙计Soloway坚持不住了,Soloway此时已经病入膏肓,回国没多久就撒手人寰,Nickell队再也没有能力阻挡Lauria了,Lauria率领新蓝队终于修得正果,把百慕大杯捧回了亚平宁半岛。

要说Lauria得到的这一切,和Angelini分不开,是Angelini的俱乐部给了Lauria稳定的打牌环境,他有好的搭档和队友,能够始终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自然成绩也是名列世界前矛。特别是自从Fantoni/Nunes出道后,自然归在Angelini手下,Lauria免去了Buratti/Lanzarotti叛逃之苦。随着F/N的日渐成长,同时拥有Lauria/Versace和Fantoni/Nunes四大世界高手的Angelini俱乐部纵横欧洲无敌手。Lauria也心满意足。

但是跟随Angelini打牌也有局限性,首先老板必须上场打牌,虽然四大高手实力强大,可是Angelini怎么也得打牌,而原来长陪老板的Sementa跑到Lavazza那边去了。

这下就看出Lavazza夫人釜底抽薪的效果了。Sementa自己认为他的水平不比这些“牛货”们差,自己吃亏的是没有长期固定搭档。Lavazza夫人把Duboin让给他,而且还给他国家队主力位置,这让一心大有一番作为的Sementa感恩戴德,死心塌地投靠了Lavazza夫人。

Lavazza这边虽然叫走了Sementa,可是人家并没有从实质上侵犯Angelini的利益,Lavazza夫人是把自己的人拿出来给Sementa让位的,从某种意义上说,原来这个意大利国家队是6个人,有4个Angelini的人,2个Lavazza夫人的,现在变成了5个Angelini的,1个Lavazza夫人的。于情于理,让外人评判,他Angelini也没话说吧。

“欲取先与”,Lavazza夫人虽然不懂这句中国成语的意思,可是她就是这么做的。Sementa高高兴兴地走了,Angelini也不能拦着呀,他脑子有点慢,一时没转过来Lavazza夫人这是什么意思,没准就是服自己了吧。

自从Sementa走了以后,Angelini俱乐部的后遗症出来了。还是那句话,Angelini得打牌,以他自己世界冠军的身份,一般的牌手他还真看不上,“Sementa既然走了,那就你的哥们儿来吧”,一下子,老板的搭档变成了Versace,这样Versace一仆二主,一会儿伺候老板、一会儿还得应付Lauria这老油条,时间一长,这位意大利时尚界的宠儿有点应接不暇、顶不住了,他的状态明显下降,2009年的百慕大杯就能看出,Lauria/Versace这一对远逊以往。同时,Lauria渐渐对这种情况开始不满。另外,在Lavazza夫人组建的国家队中,Lauria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Lavazza夫人对Lauria可谓是百依百顺,而且逢人便夸Lauria的好。

          
              年少成名的意大利宠儿Alfredo Versace
   

在2008年世界智力运动会结束后接受采访时,关于Lauria今后的发展,他对记者谈了两点:第一、他目前与Angelini有合约在身,不能到其他俱乐部打牌。第二、他计划2011年退休,而且不会进入老年队,当然了,如果他的状态还能保持一流的话,也不排除继续留在国家队。

你要稍微对政治敏感一点,就能听出Lauria是在通过记者传达出他今后的想法,并且向幕后人物发出了信号。因为在此之前,Lauria从来没有就他个人的情况对外界说过,而且,合约到期的临近,就等于是告诉其他持币等待的人,“你可以开价了!”

Lavazza夫人福至心灵,她听到Lauria的这一番话大喜过望,认为意大利这位承上启下的人物终究会到自己这边。

对于Lavazza夫人拉拢人才的手腕,Lauria岂有不知,可是做人要顺势而为,Lauria也是如此。眼看Angelini大势已去,与其在Angelini倒下时离开落得个卖主求荣的骂名,还不如趁Angelini还与Lavazza夫人角斗,自己转移阵地、假装不愿参与纷争。所以在Lauria运动生涯的末期,他做出了重要的决定。

(未完待续)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0-12-11 0:40:58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在了解Lauria做出什么决定之前,我们再回头看看自从2007年后Lavazza夫人重组国家队后的变化,这与Lauria的决定有着非常重要的关系。

2007年意大利队回国后,Angelini组织了人马夺回前一年失去的欧洲冠军杯,让他感觉到很有成就感,然后,在2008年参加法国波城的欧锦赛组队方案上,Angelini和Lavazza夫人有了明显分歧。最近几年来国家队的组队任务和话语权一直是Lavazza夫人,可是这次Angelini不干了,他非要去法国拿一回欧洲冠军,Angelini唯一的欧洲冠军是2002年在意大利拿的,这次他想出国过一把冠军瘾,任凭Lavazza夫人如何劝说,Angelini铁了心就是不同意。Lavazza夫人没办法只好就着Angelini,但唯一的条件是:保留2002年的阵容,必须弃用Fantoni/Nunes。Lavazza夫人自己也挺委屈,她已经说服了Sementa和Duboin建立搭档关系,派Bocchi去带Madala去了,可这下为了Angelini,把Sementa还给Angelini做搭档,Bocchi最后一次和Duboin联手,加上Lauria/Versace,这样萨尔索马焦尔的阵容就被复制了。

有意思的是,这支队伍的领队是Lavazza夫人,Angelini做为队员上场比赛。而Lavazza夫人也是在豪赌,如果Angelini成功了,她Lavazza夫人“母仪天下”的计划恐怕至少要推迟3年。

令Angelini不爽的是,偏偏在这个时候,欧洲桥联更改了多年的欧锦赛规则,由原来的大循环改为分组循环后再循环,这样原本擅打弱队的意大利队不得不在第二阶段面临欧洲列强的围剿。果不其然,第一阶段意大利队还算正常,可到了第二阶段,Angelini不仅早早失去了夺冠的机会,还差点在最后一轮时丢掉了百慕大杯的出线权。失去了连续7届的欧洲冠军,对意大利和Angelini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恐怕背后偷偷笑的只有Lavazza夫人。

铩羽波城后,Lavazza夫人放手组建属于自己的国家队,她的计划得以实施。果如Lavazza的愿望,暂把Bocchi下放,然后让Sementa和Duboin组成搭档,再叫回Fantoni/Nunes,加上Lauria/Versace,这6个人在北京如愿卫冕奥林匹克团体赛冠军(北京世界智力运动会桥牌团体赛)。赛后的领奖仪式上,Lavazza夫人对意大利电视台采访她的记者说,Lauria是块宝,只要是她组队,不管别人如何,Lauria肯定在队中!这话让Lauria听了以后激动不已。大有一报知遇之恩的意念(然后Lauria回国就对记者说出了他即将合约期满和可能退役的消息)。

2008年北京智运会颁奖仪式上意大利队在台下等待。前排:Lauria,中排左起:Ortensi(教练)、Lavazza夫人、Versace、Sementa,后排左起:Nunes、Duboin。Fantoni没坐在这里。看出其中的玄妙了吗?
  

2009年,Angelini越发在意大利国家队上人单势微,也就是叫上L/V、F/N再度卫冕欧洲冠军杯而已。这时,Angelini与Lauria的合约也即将到期。

马上,在巴西的百慕大杯决赛上,08年阵容输给了老对手美国Nickell队,Lauria/Versace这一对表现不佳。连续两届百慕大杯失利,这一下子引发了队内矛盾,Fantoni公开场合放话说Lauria他们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而Lauria则对Fantoni/Nunes十分不满。这些因素都促使Lavazza夫人加快了更新意大利队的步伐。她此时已经不满足于把“1+2”变成“2+1”,而是希望完成这个算式,得到等号后面的“3”。

今年年初在日本的NEC杯上,从来没有大冬天飞到远东来参加这个邀请赛的Lavazza团队今年亮相横滨,同时出现的大牌队还有今年签下Fantoni/Nunes的Zimmerman队,恰好这两个队又在决赛中相遇。表面上客客气气相言甚欢,可暗地里使劲都要拿下对手。Lavazza队这时还没有让Lauria出席,最恰当的原因是Lauria不愿意来东方(Lauria最不愿意来中国,这里有他痛苦的回忆),队中的Duboin/Sementa和Bocchi/Madala怎么看也比不上Fantoni/Nunes和Balicki/Zmudzinski,可是就是在Zimmerman领先上半场的情况下Lavazza队实现了翻盘,这样Lavazza夫人看到了希望。

Lavazza夫人来到横滨参加NEC桥牌赛,她指示Ferraro(左一)安排好比赛

日本桥协负责人吉田正(中)热情邀请Lavazza夫人来参加NEC杯,这是NEC杯举办以来最强大的团队

2010年NEC杯决赛在意大利人之间进行,Bocchi(左二)和Madala(右一)所在的Lavazza队反败为胜击败Fantoni(左一)Nunes的Zimmerman队捧得冠军奖杯
   

对于意大利和Lavazza夫人来说,今年最重要的比赛是比利时奥斯坦德举行的欧锦赛,Lavazza夫人有了豪赌的资本。“我也让你Angelini过了瘾了,你丢了欧洲冠军,这回没你事了,我来”。Lavazza夫人拿出了她的杀手锏,把雪藏2年的Bocchi请出山,Bocchi和Duboin都是Lavazza夫人的红人,当年为了Lavazza夫人的江山大计宁愿蛰伏,Bocchi个子虽高,可心眼一点也不少,他看到了Lavazza夫人的前途和给自己的希望,虽然干培养新人的活儿太累,他也认了。

那么还剩下意大利两对顶尖选手,Fantoni/Nunes还指望Lavazza夫人看在他们最近势头正火,比赛状态和发挥都很完美,肯定比Lauria/Versace强多了。但Lavazza夫人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她早就看出Fantoni为人不易驾驭、并非池中之物,虽然牌能打,可是如果在队中制造矛盾争当老大,她没有办法控制局面。她宁肯选择英雄迟暮的Lauria,放弃了Fantunes这一对。

也该着Lavazza夫人有命,本次欧锦赛意大利轻松夺回了冠军,而且恰好是看上去的“替补”Bocchi/Madala给她争气,个人XIMP排名高高居上,为最后夺冠立下头功。

这下子别人还能说什么?意大利队的话语权经过Lavazza夫人多年的经营,可以说终于到手了。

Lavazza夫人心目中的最爱恰好站在她的周围,Bocchi(左二)和Sementa、Duboin、Madala这几位不负Lavazza夫人期望。加上Lauria和Versace就成了新的意大利队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0-12-14 12:47:18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劳利亚为什么不愿意来东方

Lauria和他的老板Angelini有类似的习惯,就是不太喜欢坐飞机。除了世锦赛和美国的三大赛外,Lauria基本上不怎么出欧洲。他曾经在台湾接受采访时被人问及为何意大利所有高手都来中国或者台湾参加过叶氏杯,而他为何不来时。Lauria回答说他不喜欢东方的时差和飞机。

不论这是不是Lauria的真实想法,Lauria来到东方特别是中国感觉不怎么样。1995年,意大利队时隔12年后重新夺得欧洲锦标赛的冠军,当然也获得了北京五洲大酒店的门票。Lauria带着还显稚嫩的Versace加上Buratti/Lanzarotti雄心勃勃意图染指百慕大杯,可结果是:8个队的小组赛取前4名都没有出线!Lauria真的是铩羽而归,这次北京的经历比起12年后在上海还要痛苦得多。

没错,然后就是12年后在上海,大家都知道整个意大利队丢人现眼的南非事件,南非从此扬名世界,南非几名牌手也成了几年来北美市场的抢手货。而Lauria作为一手导演先放南非从小组出线、再一把抓过南非想捡个便宜、最终被南非报了世界桥牌历史最大冷门的意大利人,哭的心都有。

最郁闷的是,南非牌手居然抓住了Lauria的练门,“要锤就锤Lauria”,在前面2节比赛把Lauria打了个晕头转向。

Lauria这副西西里农民形象,看上去是不那么“旺”吧?
   

2003年开始举办的叶氏杯赛,定位为邀请世界上最高水平的选手和团队参加。2004年在北京,叶先生先请来了Garrozo领衔的意大利队,Versace和Sementa也跟来了,这个队基本上就是Angelini的人,可Lauria没来。这拨意大利人拿走了叶氏杯。2005年在杭州,叶先生除了Garrozo队外又请来了Lavazza队,这回Lavazza队也卷走了叶氏杯。意大利人在中国大发神威,Lauria还是没来。

终于,2006年,Lauria移驾台湾,加入Garrozo队参加叶氏杯。看来还是Lauria比较“背”。葛大爷都80了,虽然廉颇老矣,可还能镇住一般牛鬼蛇神,2004年叶氏杯决赛灭掉Hackett父子就是例子。这劳爷2006年还不到60,居然霉运当头。这个赛前热门队无声无息就被淘汰了。

不过最近Lauria有点转运,首先是2008年再次来到北京,如愿捧得智运会的金牌,即便如此,Lauria也不敢在北京地面穷晃,晚来早走。生怕好容易攒起来的运气飞了。

2009年到了澳大利亚黄金海岸,虽然自己的Cayne队没进了叶氏杯的决赛,可他和Versace在最后的双人赛决赛上靠最后一轮超越我国牌手王为民/庄则军居然混到了20000美元。看来,东方对Lauria还有点吸引力了。

即使这样,Lauria也不敢大意,有热心人士计划明年在北京举办一场由世界顶尖桥牌选手参加的比赛,是双人赛形式。本次美国费城世锦赛期间到世界高手中进行了摸底,别人不说,问到Lauria时,他比较肯定的说“明年有几个赞助商的合同,没时间到北京!”

隔了一年,明年叶氏杯将于4月份在无锡太湖重张。作为世界上最好的牌手,可以有很多资格被邀请,Lauria来不来,他自己估计心里也没底。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0-12-24 13:05:13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话分两头,Lavazza夫人组建的新队伍如此成功,当然触动了老油条Lauria。Lauria2009年与Angelini的合同到期,他选择了一些比如Zaleski、Cayne等赞助商参加一些小比赛和美国的比赛。表面上还没有倒向Lavazza夫人的俱乐部,可无论从意大利队的组队以及Angelini自己的俱乐部人选来看,Lauria已经和Angelini分手。

感到Lavazza夫人如此“仗义”,而且自己运动生涯即将结束之际,Lauria也希望象美国的Hamman一样绽放他超新星一般的光彩,Lauria毅然离开Angelini投奔到Lavazza夫人的身边。这里还有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Lauria与Fantoni之间的矛盾越发突出。

志得意满的Fantoni在世界第一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前面说过,Fantoni公开宣布Lauria应该承担更多的失去百慕大杯的责任,而Lauria则指责Fantoni恃才傲物,“不把我们这些老同志放在眼里,忘了小方你刚出道时我是怎么照顾你的了?”

也难怪Fantoni遭到包括Lauria在内队友的嫉恨,2007年意大利队输给南非后,Lauria愤而回家,那场比赛可是Bocchi/Duboin的绝唱,他们表现也非常出色,Fantoni/Nunes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错误。但意大利队结束比赛后,Fantoni/Nunes把劲儿使在了后面的跨国团体赛上,他们一路护送Zimmerman捧走了冠军,这也使得Fantoni在这次比赛后超过了他的队友Duboin成为新的世界第一。这下绝对是犯了众怒了。2008年的世界冠军仅仅是延缓了意大利群星之间矛盾的爆发,之后几年,在“牌坛政治家”Duboin的运作下,Lauria成功倒戈到Duboin他们这边,而原来的Angelini联盟L/V和F/N终于瓦解。

2007年,Fantoni/Nunes(左)带着老板Zimmerman(右三)夺得跨国团体赛冠军。如今Zimmerman的队把右边的法国父子(Michell和Thomas Besiss)换成了挪威人Helness/Helgemo

在最新的消息中,Duboin在接受一直关注意大利内幕的记者Laura Camponeschi时表示:“Lavazza夫人组建国家队的初衷和目的是让意大利最好的选手代表国家队出战,而具体涉及到那一位牌手入选,Lavazza夫人最有发言权。其实到底选谁,有什么关系吗?就像Lippi选择意大利足球队一样,他弃用了所谓的大牌,不是一样在德国拿到了世界杯冠军。原先国家队是两对罗马的一对都灵的,现在变成一对罗马的两对都灵的,又有什么不同呢?重要的是国家队的实力要保持。Angelini已经打过两次国家队了,他的表现有目共睹,所以我并不认为Angelini对Lavazza夫人的指控有什么合理之处。”

慈眉善目的Duboin有着出色的口才和坚定的政治立场

这位公认为“Lavazza阵营”的意大利明星很明确地表示了他对Angelini和Lavazza夫人论战的看法,而且,当记者问到Fantoni已经超过他成为新的世界第一时,他有什么想法时。Duboin明确的说:“世界第一只是代表一个人临时的成绩,我多年来一直打意大利国家队,只在团体赛中为意大利队争光添彩,我的主要目的是世锦赛和欧锦赛。对于一些双人赛、还有其他的什么小比赛来说,我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参加。”这一番话,当然明显矛头是对准了新的世界第一Fantoni,他刚刚在费城拿到一个混双冠军、一个公双第五名。

Duboin还表示,他只是一个牌手,仅仅关注于桥牌比赛,不愿意陷入Angelini和Lavazza夫人的论战中。这话其实就有点言不由衷了,做为世界桥联运动员委员会的当然人选之一的Giorgio Duboin是一位出色的桥牌政治家,本人在与Duboin多年的交往中明显感觉到他在桥牌之外的才能,特别是2007年我采访Duboin时他对当时还略显稚嫩的Fantunes的评价中能够感觉到,他对Fantunes这一对不友好的看法。而在Lavazza夫人与Angelini多年的明争暗斗中,Duboin其实做为旗手和排头兵起到了重要的冲锋陷阵作用。

意大利队两位赞助商Lavazza夫人和Angelini与8位明星牌手之间的纷争与故事目前还在继续。Angelini认为自己还没有完全失败,他这次专门乘游艇来到伊兹密尔参加冠军杯并且找来全欧洲最好的牌手力图在传统的冠军杯上保留自己的自留地,也正是基于他对意大利队的不死之心。而明年百慕大杯的阵容如何,还要看Lavazz夫人的决定。

今年10月在美国费城的世锦赛罗森布卢姆杯上,昔日的世界强队意大利牌手分流到了3个队中,Fantoni/Nunes加盟Zimmerman队被列为赛会头号种子,Lauria/Versace履行他们和James Cayne的合约成为赛会3号种子,Duboin/Sementa当然是Lavazza队中一员,他们的队友是Bocchi与Farraro(Madala两年前因年龄不足进入美国赌场,被美国移民局拒国门之外),Lavazza队是赛会4好种子。就是这三大强队中,除了意大利明星外,还集中了诸如Helness/Helgemo、Balicki/Zmudzinski等高手,但是,分化瓦解了的意大利队无一成功,同属上半区的4号种子和头号种子相继成为黑马Diamond队的刀下鬼,而3号种子更是悄无声息就离开了赛场。和2002年意大利四大高手(Lauria/Versace、Bocchi/Duboin)拿下罗森布卢姆杯、Fantoni/Nunes手捧公开双人赛冠军的辉煌相比,昔日的罗马帝国终于崩溃。

 

一支曾经称霸世界的部队已经瓦解、一个刚刚建立起的帝国正在崩溃。

无论怎样,我们都发现,一个充满阴谋和明争暗斗的意大利队缺乏战斗力,现在这个意大利队明显对锦标失去了追求。

如果你是座壁上观的旁观者,一定会对这出没有专业导演和职业演员制作的阴谋大剧感兴趣。如果你是一个“意粉”,相信你不愿意看到意大利队的内讧继续下去吧。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2010-12-30 1:16:15
疯骡





魔导师

角  色:管理员
发 帖 数:2632
经 验 值:3177
注册时间:2003-9-4

前面5篇意大利内讧的文章,是写于欧洲冠军杯之后的,就在文章写完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意大利肥皂剧又引来了新的剧情,故事情节急转直下。原本羞羞答答的Lavazza与Angelini退到了后台,意大利的几位明星牌手粉墨登场。Duboin、Lauria、Fantoni等纷纷发表言论。目的都只有一个:向全世界申明自己的立场。

12月14日,终于爆出Fantoni/Nunes和挪威的Helness/Helgemo一起移民摩纳哥的重磅消息。把即将完结的意大利明星大剧重新带入高潮!

 

11月期间,来自都灵和罗马的两大阵营论战不休,他们给没有比赛的冬天带来了让人们关注的话题。

在最新的Lavazza夫人访谈中,Lavazza夫人称意大利这4对牌手都是非常优秀的,但她不认为哪一对是世界第一(Lavazza夫人心目中的世界第一搭档是Meckstroth和Rodwell),当问及她为何不把世界排名第一的Fantoni/Nunes收入队中时,Lavazza夫人只有一句话“我们组队的原则是团结第一”。反过来,最新的Fantoni访谈中世界第一则大大赞扬世界第二(Nunes)的表现,他认为,Nunes比实际上人们看到的要好得多,Fantoni借记者之笔表达了他自己对自己这一对应该是世界第一当仁不让的看法。其实也就是影射Lavazza夫人排挤自己,没有把世界上、意大利中最好的牌手组到意大利队中。

世界大师分排名第二的Claudio Nunes其实一点也不逊色于Fantoni
   

而Angelini目前陷入困境,在瓦雷泽对Angelini在意大利锦标赛上资格问题进行的诉讼中,由于Angelini引进了三位挪威大腕,他们不符合意大利全国比赛的要求,因此,Angelini被逐出意大利全国锦标赛······

Angelini俱乐部由于外援不合规则,被意大利国内通过听证会逐出意大利赛场后,Angelini可以说基本上完全失败,他只有接受这个命运。

就在此时,Lauria在美国的老朋友兼赞助商James Cayne在北美秋季大赛的组队方案上,听从了Lauria的建议,把Duboin和Sementa加为队友。Cayne队在秋季大赛最重要的比赛Reisinger杯每副一比比赛中夺取冠军。他们打破了Nickell队连续两年在该项赛事上的垄断,巧合的是,在2008年Nickell夺冠之前Reisinger杯的冠军就是Cayne队,当时队中除了老板Cayne一对和Lauria/Versace外,还有一对意大利人,他们是Fantoni/Nunes。

Lauria最近接受采访时说,他并没有排挤Fantunes,他在肯定Fantoni/Nunes能力的同时含蓄地表示了和Duboin等人相同的看法。

12月14日,就在北美秋季大赛结束一个星期后,记者收到来自挪威奥斯陆的消息,居住在此的挪威巨星Helness接受专访时告诉记者,他和Helgemo以及Fantoni/Nunes已经移民摩纳哥!这4位世界明星同时移民摩纳哥的目的当然不是到蒙特卡洛的赌场潇洒,而是代表摩纳哥参加世界桥牌比赛!

挪威的国宝搭档Helness(右二)和Helgemo(左二)恐怕不会再穿着挪威队服与队友聊牌了,他们最少5年内不会再出现在挪威队阵容中。中间者是默尔贝里,就是罗森布鲁姆杯上淘汰赛第一轮与中国队相遇的对手
   

这一事件的策划与操作,是瑞士的地产大亨Zimmerman一手促成的,与四大高手同时移民的当然还有Zimmerman和他的搭档法国人Frank Multon。根据世界桥联的规定,入籍2年以上才可以代表该国家参加世界比赛。由于摩纳哥并没有2011年百慕大杯的资格,因此,Zimmerman与其团队只有2013年才有机会参加百慕大杯。目前,Zimmerman剑指明年在波兰举行的欧洲桥牌公开锦标赛(类似世界桥牌大赛,不设参赛门槛,允许自由组队,比赛项目繁多的大型比赛)。然后计划参加2012年世界智力运动会。Zimmerman一手组成新的摩纳哥队,势必要在欧洲乃至世界上引起巨大震动,世界桥牌形势要随之洗牌。

瑞士地产大亨Pierre Zimmerman要在世界牌坛兴风作浪
   

Helness与Helgemo同意入籍摩纳哥,虽然有一点点挪威桥协对Helgemo的处罚让他们不愉快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摩纳哥是避税天堂,在这里,所得税的税率是“0”,对一年收入以7位数计算的“海海”来说,减少税收是最现实的问题。

对于Fantoni和Nunes,除了上述经济利益的原因,最大的原因还是意大利内讧造成他们这一对与Lavazza和队友都势同水火,昔日的老板Angelini也罩不住他们了,如果不在运动生涯最高峰时加紧追名逐利,环境的变化就会使他们迅速退步。

未来牌坛大鳄摩纳哥队在讨论。左起:Multon、Zimmerman、Fantoni、Nunes
   

这样一来,意大利国家队也就完全明朗,另外6位明星成为Lavazza的新国家队成员,明年将担负起冲击百慕大杯的任务。

 

就本人以及业内人士来看,无论是新的意大利队还是新的摩纳哥队,都有他们的缺陷,意大利缺少Fantunes并不完美、摩纳哥队毕竟有老板也不稳定。这出意大利牌手演绎的“罗马帝国史”到底是兴旺还是衰败,其实不言而喻。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用户在线信息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人。其中注册用户 0 人,访客 1 人。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联系我们 -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论坛存档 -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SZBRG 2008 ACCESS © 1998-2019
  • Processed in 0.14 second(s)
    Server Time 2019-10-17 0:3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