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桥牌网风云人物世界名星王者回归之路__三十功名尘与土(连载一)
    
 
王者回归之路__三十功名尘与土(连载一)
发起人:bridge88  回复数:4  浏览数:10309  最后更新:2006/1/13 22:50:16 by 新手/上路

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帖子排序:
2005/11/6 22:39:35
bridge88





高级魔法师

角  色:信任用户
发 帖 数:718
经 验 值:932
注册时间:2003/8/22
王者回归之路__三十功名尘与土(连载一)
前言
  喜爱足球的朋友一定忘不了意大利足球标志性的蓝色球衣。意大利人与生俱来的浪漫与激情,就象地中海一样,是蓝色的。
  1957年,在世界桥坛刮起了一股蓝色旋风,意大利桥牌蓝队横空出世,在美国纽约击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国队,第一次夺得百慕大杯,从而开创了一个令后人难以超越的蓝队时代。

引子:意大利蓝队的神话故事(台湾桥友编译)

蓝队成员: 

Walter Avarelli,1912-1987年,罗马地方法院的法官
Giorgio Belladonna, 1923-1995年,罗马某桥牌俱乐部老板
Eugenio Chiaradia, 1917-1977年,那不勒斯大学哲学系教授
Massimo D“Alelio, b. 1916-,罗马的律师与广告业者
Pietro Forquet, b. 1925-,那不勒斯的银行经理
Benito Garozzo, b. 1927-,那不勒斯的珠宝商
Camillo Pabis-Ticci, b. 1920-,佛罗伦萨的水利工程师
Giugliemo Siniscalco, b. 1921-,那不勒斯大学土木系教授
不上场队长:Carl“Alberto Perroux, 1905-1977年, 那不勒斯的律师
  在1957-1972年间的百慕大杯上几乎无战不胜的意大利国家队,就是先后由这九个人所组成的。由于在国手选拔时准国手们被分为各个颜色为名的队来对抗,而最后刚好是『蓝』队击败『红』队出线,因此他们在出发参加1957年的欧洲杯前都以此自号。原本只是绰号的名称,由于他们的辉煌战绩居然会永垂桥史,或许是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吧?
  意大利自1949 开始参加战后重新开张的欧洲杯,第一次勉强获得第五名,第二年敬陪末座,国家桥牌协会也因为经营不良而几乎倒闭。无奈中的桥协公开征求一位可以起死回生的领导人。应征的Perroux先生放出大话:“赋我以全权,假我以十年,必使意大利称雄欧陆桥坛!”在彼时他不过是一位尚称富有的律师,本人也不是桥牌高手,但是在死马当活马医的状态下,他接手这个烂摊子并获得“技术指导委员长 (Technical Commissioner)”尊号。他很快就发挥了他的经理长才 -- 桥协迅速的转亏为盈,桥牌人口也开始增加。他仿效英国确立了全国性的赛制,全意大利被分为九个区,各有甲乙丙丁级,一年两季的联赛。每季之后优者升而败者降,各区冠军最后参加每年的全国赛。有了例行的赛事之后,大家的兴趣得以维持。他自己谦称他在组织上的成果只不过是对于抓假帐特别有心得之故。或许,但是在民族性如此的意大利,有这种厉害的手腕也是很可惊的。

  在国家队的选拔方面,他亲手选出了并不是当时所看好,但却年轻有为的一队: Chiaradia, Siniscalco, Forquet, Franco, Baroni, 和Ricci; 在一番激战后他们夺得欧洲杯冠军。但是当年的“百慕大杯”(Bermuda Bowl, 原为欧美两大洲冠军参加的桥牌对抗赛)中和美国队交手时,虽然Forquet的精彩表现让世人刮目相看, 意大利队仍在 320 牌中输了 116 个老式国际序分 (约合今天的 250 IMP),虽非高下悬殊, 却是个相当大的比数。Perroux先生发现他的队伍在技术面-- 特别是制度, 和心理建设方面都颇有欠缺,也意识到从头训练出一支钢铁劲旅的必要性, 于是他开始小心的物色他的队员。
  后世的桥牌史学家应该会承认: 能够成就这样一支队伍,查拉地亚教授的贡献绝不下于佩鲁队长。队员们多数是他发掘出来。意大利人素以热情而闻名于世,但其反面就是暴燥易怒、经常起冲突,和很难保持搭档间的平衡。冷静的阿发雷礼和随时都像个活火山一样的贝拉多纳无疑是绝配; 似乎完全不具感情的辛尼斯卡克也正是脾气很大爱闹别扭的Forquet的最好搭档。但把这天才横溢的一群人打造成一个无坚不摧的团队的工夫,还是靠佩鲁先生的努力。

  佩鲁队长要求他的队员们似乎永无止境的操练。选手必须每个周末和同伴见面讨论与作叫牌练习。每对搭档需要有一套完整的约定 -- 不见得需要永远采用理论上的最佳制度,但在任何比赛可能会遭遇的叫打过程中,必须提供合理的选择和杜绝误会的发生。每个月四散全国各地的队员们必须碰头做练习赛。由于时间和经验带来的智慧,他们对同伴和队友们最终可以达到完全互信与互谅: "Between partners and teammates, just as with friends, it is easy to form a bond of affinity, much less so to forge absolute mutual trust, and most difficult to share the divine gift of empathetic forgiving."(搭档组队, 一如交友: 相亲易, 相信难, 相谅尤可贵。)... C.A.Perroux

  是的,互信是非常可贵的资源。特别是在决定较长的国际序分赛中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满贯叫牌,惟有绝对的互信才能持续的叫到最佳合约。蓝队在满贯叫牌上的准确度经常接近 90%, 而即使当他们已垂垂老矣,仍一直远高于他们的对手。因为他们在帘幕 (Screens) 的两侧仍能表演这样的绝技,即使你对他们的道德有任何猜疑,也无法否认他们在这方面的修为实在已经炉火纯青。但是他们本身最重视的还是他们之间的互谅吧。以下是摘自已故 Perroux 先生私人文件集中,他 1951 年开始印发给队员们的行为规范的手稿:
□ 尊重同伴的意见而不要试图给他上课。你们上桥牌学校的日子都已经过完了! 即使你觉得同伴打当了铁牌,你也要相信他已是尽其所能去打好了。请不要批评他而默默的继续下一牌。如果老天有眼,祂会让你这个桥桌上的拉斐尔[古代意大利有名的艺术家] 表演扳回一城的妙手的。
□ 请待你的队友们如待你的同伴。如果队友们表现不佳,请责怪派出错误阵容 的队长而非队友本人; 相信我,他们决不是故意要输的。
□ 如果你觉得同伴或队友们有任何值得改进的地方,请尽量告诉队长我而非直 接形诸于言词。我会找最恰当 -- 当事人最容易接受,最容易让他进步的时 候说给他听。别忘了,这种必要之恶正是队长存在的理由。
□ 请你在四十八小时内不要评论比赛的牌局。我知道你急着要说,但是如果当 事人已经知错,请相信他能改,而你多说无益; 如果他还不知道,那么请等到所有的人都已冷静下来,能正视问题时再来检讨,你会发现效果好得多。
□ 比赛结束后,请记得对你的对手微笑,并称赞他们的演出。记得胜不可骄, 败不要馁,即使得不到欧洲的桥牌冠军,也要成为牌品上的冠军。

  佩鲁队长真的用军纪来管理他的队员们。队员们必须早睡早起, 比赛间禁止私自行动; 违反纪律或练习不够勤快的队员被暂时禁止出赛甚至更换。这些人的家人亲友都会告诉你: 他们平日绝对不是安静没有脾气的人。他们都具有拉丁血统的热血,非常容易兴奋。但是他们一旦碰到桥牌,就完全不同了。每个队员都尽量作到帮助其它队友保持心平气和,和最佳出赛状况。原本火爆的Forquet在某次同伴错误的把铁牌将要大胜的7S改成赌倍倒七的7NT后,居然能一声不吭, 后来且博得桥牌机器的尊号! 这是佩鲁队长的铁血训练所锻造出来的成果。

  1955 年在纽约,一代人杰J. Terence Reese 和Adam Meredith 领军的英国队击败了美国队。百慕大的金杯初次渡过大西洋,当时没有人想到要它再度回到美国需要十五年。1956 年初,欧洲冠军法国队击败了一支爆冷门获得史宾果杯的美国队。但是美国人仍然信心满满的表示,只要美国派出真正的强队,要击败欧洲人并不困难。当年稍后,意大利队 (Forquet, 辛尼斯卡克, 阿发雷礼, 贝拉多纳, 查拉地亚, 达雷里欧) 也就是第一代的蓝队, 险险拿到欧洲冠军。翌年,他们以相当差距击败了高伦 (Charles Goren) 和索伯太太 (Helen Sobel) 领军的美国队, 乔玖‧贝拉多纳的大名此后也经常上报。当年秋天,意大利队靠英法在最后一场正好打成平手而以半胜分之差蝉连欧洲冠军。正好当年的美国队是由有名的『拉佩四人组』(Rapee-Becker-Crawford-Silodor) 加上当时全美最威风的罗石 (Roth-Stone) 对组成, 这是公认的全美最强组合。在万众瞩目的一场四天激战之后,意大利队获胜,而蓝队的神话也就正式开始。

  是的,蓝队确属神话般的存在;Forquet,贝拉多纳,和葛罗素无疑的都可在古往今来十大高手榜上列名。Forquet是六十年代公认的世界第一高手, 很多人认为他与葛罗素的搭档是史上最强的一对, 至少也可以排进前三名。1971-1976 年间的贝拉多纳和葛罗素则在双人赛攻无不克。能在这样的队里面跑龙套的,就算不能和这三人相提并论,仍是第一流的高手。阿发雷礼是优越的叫牌理论家,他手创的罗马梅花制 (Roman Club) 直到今天仍可感到它的优美和惊人的原创力;查拉地亚教授 (Eugenio Chiaradia) 整合出拿波里敦制 (Neapolitan Club) -- 第一套有系统的强梅花制度。剩下几位队员也都无愧于世界级高手的美名。美国人向以输不起出名,但美国的理论家们终于同意:罗马梅花制和拿波里敦制衍生出来的蓝队梅花制 (Blue Team Club) 领先时代几十年, 比当时的美国制度棋高不只一着。意大利队的队员们充分的讨论和长久性的配合,使他们在起跑点上就已领先个人战技未必输于他们的美国队。

  美国人很喜欢说意大利蓝队有作弊嫌疑,这在最近由前世界冠军史万森 (John Swanson) 的一本畅销书『百慕达杯的内幕』(Inside the Bermuda Bowl) 中非常清楚的表达出来。我国的大国手黄光明教授也曾对我说过类似的话。他们自有他们的理由,但曾和蓝队做无数次殊死斗的罗伯特‧汉门 (Robert Hamman) 并不觉得蓝队三大名将是可能会作弊的人;我本人旅美期间认得被抓到作弊罪证确凿的赛恩 (Steve Sion) 和马 (Moses Ma)。在我的桥友们间也有人有幸认得已故的李斯。大家都告诉我,前三位作弊者和蓝队三大名将是属于不同种人,非常容易看出来。葛罗素我有幸见过几次,完全同意朋友们的评断;而我和佛奎和已故的贝拉多纳则是缘悭一面。对我来说最重要的, 是我敬之如神明的已故埃得加‧卡布兰 (Edgar Kaplan) 的意见。当我问到他这个敏感的问题,他在沉默了半晌后起身离座,并于几分钟后递给我看一迭厚厚的纸头。那是数十年间每一次的世界冠军赛,决胜场每一付牌的帐目。当意大利队获胜的时候,他们的错误与送分总是比较少,而表现也确是较好。达雷里欧和巴比斯‧提奇-- 受指控最多的两位,在 1967 年的冠军决赛的决胜点出赛了三十二牌,以已故的老埃得加本人的话来说:『我不知道是否他们会作弊,但三十二牌中这两人没有犯下任何一个桥牌上的错误!』二十年间, 确没有对手比得上蓝队。除了 1960 年的世界奥林匹亚杯大赛阵容不齐,因而屈居第六名外,他们连战皆捷-- 1957-59, 61-63,65-67 和 69 的百慕达杯,以及 1964/68 的世界奥林匹亚杯,他们都获得冠军。当然也有几年,像 1963, 比数很接近, 但是他们一直都是赢家。

  1966 年, 当队员们得到第九座世界冠军的金杯后,终于忍受不住佩鲁严苛的要求而反抗。佩鲁委员长和佩鲁队长就这样走入历史,桥协答应蓝队当时的六位队员,只要他们继续赢得世界冠军,就可以以原班阵容代表国家,以卫冕者的身份出赛。蓝队又继续获得了三次冠军 (1967-1969), 然后决定退休解散。

  趁着蓝队不在,美国大亨科恩 (Ira Corn) 训练出来的 Aces 队 -- 由一群年轻桥手所组成的第一个职业桥牌队顺势崛起。他们在 1970 年秋风扫落叶的获得世界冠军,翌年又击败法国队卫冕成功。得意忘形的科恩先生宣称 Aces可以击败全盛期的蓝队。被激怒的蓝队重新出山,并在魏重庆 (1914-1987) 重金收买下改用后者推行的精准制; 1972 年初他们和 Aces 在赌城拉司维佳 (LasVegas) 进行了一场决战,蓝队轻松获胜。同年在美国迈阿密举行的世界奥林匹亚杯决赛中他们再度击败 Aces 队夺冠。这是蓝队的最后一战,他们再也没有一起参加国际赛。1973-1975 意大利又获得了三次世界冠军, 但已非原班人马了。

  为了故事完整起见, 我们应该交待一下以后的发展。1973 的意大利国家队是由三大名将加上比安祺 (Benito Bianchi) 组成。他们在世界冠军决赛中轻取卫冕者 Aces 队。这里说的『轻取』是说短短三十二牌中他们就领先了 120 个国际序分, 把多人寄以厚望的 Aces 彻底的打垮了。1974 年,科恩先生请来加拿大的当家搭档莫瑞 (Eric Murray) 和柯喜拉 (Sami Kehela) 来替 Aces 助阵,比数是比较接近, 但是奋战后仍然棋差一着。看来意大利的霸业还要持续,但接下来的两个事件或许和 1957 的欧洲杯那个偶然的平手一样改变了历史。

  1975年意大利的国手选拔赛中获得选拔赛冠军的是刚刚才闯出名气的法齐尼和祖切利 (Gianfranco Fachini-- Sergio Zucchelli), 比安祺和Forquet则不幸落选; 如果佩鲁委员长还在,这根本不构成问题,但是今非昔比, 当年度的百慕达杯他们两人就代表意大利出战, 其它队员是贝拉多纳和葛罗素, 小法兰哥 (Arturo Franco, b. 1946) 和毕达拉 (Vito Pittala, b. 1927)。比赛进行中爆发出法齐尼和祖切利被抓到用脚传递讯息的作弊事件。由于各种因素最后不了了之而比赛继续进行。最后由意大利对美国的决赛的上半场, 意大利的队长为显示队员没有作弊, 仍然让法齐尼和祖切利上场 32 牌,损失惨重。靠着贝拉多纳和葛罗素的努力, 意大利队最后反败为胜。接下来是 1976 年, 一位国手选拔赛中以些微差距落选的布尔盖 (Leandro Burgay) 宣称他掌握了比安祺和Forquet作弊的证据, 顿时举世哗然。此事至今仍无定论,而我的看法是被上面所提到的几个人以及我所崇拜的另两位美国专家甘达 (Edwin Kantar) 与宋塔 (Alan Sontag) 的意见影响-- 他们都认定Forquet是无辜的。

  Forquet因此陷入严重精神忧郁状态,但他仍和贝拉多纳搭档代表意大利参加 1976 年的百慕达杯, 而表现仍和二十五年来一样-- 稳健而几乎从不犯错。根据卡布兰在桥艺世界的记录,他是全场表现最好的人。但美国该年派出的是超一流代表队,在贝拉多纳和葛罗素都失常下,三大名将受到第一次的失败。这是绝代名将Forquet最后一次的国际赛,几天后的奥林匹亚杯中, 意大利又以些微之差败给巴西屈居亚军。在两个世界杯中都不幸落败后,或许是年华老去, 或许是信心受挫, 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赢过。1979 年和 1983 年意大利又打进百慕达杯,最后和美国决战又微差败北。从此直到1997年意大利没有打进世界杯前四强。

  1979年决赛失败后, 一直表现优异的贝拉多纳宣布退休; 但四年后的1983 又被请出来打百慕达杯, 意美两队在 176 牌决赛中交换领先 26 次, 诚可谓惊天地而泣鬼神。当最后一牌打完发现输 5 IMP, 方过六旬的贝拉多纳当众痛哭, 他终生再也没有参加过国际大赛。葛罗素在翌年的奥林匹亚杯半准决赛败给丹麦后移居美国养老, 1990 年世界杯前, 世界桥协举办了一场主打标准赛 (ParContest) 助兴。美国桥协的月报用显著的篇幅报导了汉门表现优异获得第二名。但还有小小的几行字你几乎找不到-- 那是在告诉大家该赛中领先最近的竞争者两牌的冠军现居美国, 名叫班尼托‧葛罗素; 而 1994 年就没有这项比赛了。

  纵使在佩鲁队长下台后意大利队又赢得了七次世界冠军。他的预言却被证明是对的:国家队必须在适当的时机进行换血的手续,就像他找来巴比斯提奇和葛罗素为然。如果年复一年的由同一批人去打世界杯,不论他们多么优秀,必将影响这个国家其它桥手们的士气。六十年代意大利经常不以蓝队为主力也获得多次欧洲冠军。当其中的大将比安祺和麦西那 (Giuseppe Messina) 发现,不管他们如何努力,替国家立下多少汗马功劳,也无法取得世界冠军荣耀 (因为只要蓝队这六个人高兴继续打,就会一年又一年的打下去) 时,大感沮丧。他们终于拆伙,后者并成功的一圆世界冠军梦,但三大名将先后退休后意大利在世界桥坛沉寂多年,隔了 23 年后 1998 才重返世界冠军宝座。
意大利队主要战绩:
1957, 1958, 1959, 1961, 1962, 1963, 1965, 1966, 1967, 1969 百慕达杯冠军,1964, 1968, 1972 奥林匹亚大赛冠军。

  我们让蓝队的故事就此打住, 让这个作为他们在历史上的结束吧...

  “当我每次和意大利蓝队交手, 都感到那无与伦比的霸气。自信、实力与经验所累 积的光环, 永远带给对手巨大的压力。 但是他们不论冷热或喜怒哀乐,永远不曾 放下大师与绅士的风范-- 这就是我追逐了二十年的夙敌。”

中英文人名对照:
阿瓦雷利 (Walter Avarelli,1912-1987)
乔治奥·贝拉多纳 (Giorgio Belladonna, 1923-1995)
尤金尼奥·查拉迪亚 (Eugenio Chiaradia, 1917-1977)
马西莫·达勒里欧 (Massimo D“Alelio, b. 1916)
皮特罗·福奎特(Pietro Forquet, b. 1925)
班尼托·葛罗索 (Benito Garozzo, b. 1927)
帕比斯-泰西 (Camillo Pabis-Ticci, b. 1920)
辛尼斯卡尔科 (Giugliemo Siniscalco, b. 1921)



[此帖子已被 bridge88 在 2005-11-6 23:10:18 编辑过]
2005/11/9 22:06:39
新手/上路





工兵

角  色:信任用户
发 帖 数:35
经 验 值:37
注册时间:2005/9/19
王者回归之路__三十功名尘与土(连载一)
没了?
2005/11/10 11:22:47
bridge88





高级魔法师

角  色:信任用户
发 帖 数:718
经 验 值:932
注册时间:2003/8/22
王者回归之路__三十功名尘与土(连载一)

  终于有人跟贴了,呵呵。
  在继续之前,先加一段花絮:
  (转自联众桥牌之友)
  在2005年百慕大杯决赛在开赛前夕,Mabel Bocchi(意大利队员Norberto Bocchi的兄弟),采访了意大利蓝队的传奇人物Benito Garozzo。

下面是全文:

  葛罗索出生于埃及的亚力山大,现年78岁。自1987年居住美国,1994年获得双重国籍。因其天才、想象力以及获得的彪炳战绩,被认为是有史以来世界上最好的牌手之一(如果不能称为最好的话)。与前妻有一个46岁的儿子Fulvio以及一个45岁的女儿Silvia。30年前,Lea Dupont 成为其生活和桥牌上的伴侣。他喜爱各种运动,年轻时涉足了足球、篮球、排球、网球和乒乓球等项目。现在,打高尔夫,喜好赌马。在职业桥牌生涯取得巨大成功之后,他并未隐退。葛罗索重新穿起那套曾经获得了几乎所有能获得荣誉的蓝色制服,代表 Rome Angelini Parioli队活跃在国际桥牌舞台上。目前,他正在代表意大利老年组队在葡萄牙参赛。

主要战绩

10次百慕大冠军
3次奥林匹克冠军
5次欧洲冠军
1次欧洲对式赛冠军
13次意大利公开组冠军
1次意大利对式赛冠军
4次意大利杯赛冠军

  美国和许多欧洲国家(如法国、波兰、以色列和丹麦)将老年赛作为推广桥牌运动的手段,尽遣最好的选手参加顶级比赛。此次,意大利决定效仿这些国家的做法。所以,本届在葡萄牙参赛的意大利老年组队成员勿用介绍。他们是曾经创造了意大利桥牌历史的名字:贝尼托.葛罗索,Dan De Falco, 福奎特,Nino Masucci, Carlo Mosca 和Silvio Sbarigia。

  您回归意大利队看起来是奇迹,引起整个桥牌世界的议论。10块百慕大杯的金牌难道还不能让您感到满意?

  “我知道10块金牌是不少了。但是,我必须说:我不介意在我的记录中增添另外一次胜利,我们肯定会为此而努力。我们队在因特网上进行了非常认真的训练,包括对电脑设备不太熟悉的福奎特。虽然我们是老年人了,但是,我们是严肃认真、有职业感的老人,同时我们具有30岁人的热情!”

  Dano De Falco 将是您在这次新冒险中的搭档。你和他相处如何?

  “我和Dano已经在高水平的比赛中合作多次了,经常获胜,例如在中国的“叶氏杯”。他是一个非常好的牌手,唯一的缺点是:他不爱学习! 在这里,我们将使用我设计的体制,它不是一个简单的体制,其中融入了很多约定叫。我希望在这段时间内,他可以学习好体制。因为,只有当你从内心完全理解了约定性叫牌体系之后,它才会有优势,否则,就是灾难。”

  您现在是在一个至少由3、4代牌手组成的一个崭新队伍里面。最终,该队能颠覆人们预计的夺冠热门美国队吗?

  “这将非常困难,两支美国队都非常强大;而我们还不能说有非常好的训练和完美的测试。我还在Angelini队和Lavazza队参赛,并且在一些私人场合打牌。但是,福奎特则不同,他离开桥牌桌很长时间了。但是,我在因特网上看到过他打牌:他打得同以前一样棒,并且有了年轻时没有的侵略性。
  Mosca和Sbarigia当然合作更为紧密,他们经常参加高水平比赛。Masucci则没有这些经验。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除了我们自己的表现之外,还必须考虑运气。在这种水平的比赛中,运气经常是非常重要的。除此之外,我将竭尽全力。”

  我们了解以前的葛罗索的一切,现在的葛罗索如何?

  “不幸的是:现在老了,变老意味着打牌速度变慢。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迷惑对手,特别是在防守中。如果仅此而已,那也不赖。可是,当我本人或者同伴犯错时,自己缺少以前的耐心。现在,很容易就爆发。在桥牌中,这不是一种好情绪,它会使你犯更多错误。幸运地是,大脑和记忆力还不算迟钝;至于失去冷静的情绪,我通过这些年中不断地学习和运用而获得的更好技术来弥补。

  您是第一批感到有必要使用约定叫体系的牌手吗?

  当我在1961年第一次代表蓝队参赛时,我还相当粗糙。记得Chiaradia(蓝队的创始人)曾强迫我完全沉浸于学习之中。在我第一次参加世界竞标赛的前夕,我不得不和新搭档福奎特打“纳波利”梅花制。下一步是“蓝队梅花”体制,自那时开始,我就没有间断对叫牌体制的研究。

  “与不同的搭档相处您感到困难吗?”

  对我来说,这从来就不是问题。我是一个非常灵活的牌手,在我的职业生涯当中,与数不清的牌手搭档过。

  “桥牌是如何改变您的,改变了多少?”

  非常多,它改变了我的生活。甚至我同Lea 30年的夫妻关系以及最终移居到美国,都得和桥牌联系起来。

  怎样才能成为一位桥牌冠军

  “如果你没有一位好搭档,仅有天才和敏锐是不够的;或者你是一个专横的人,成天沉溺入虚荣并不设法在各方面取得成长。最终,你将不能成为一位冠军。

  昨天的蓝队和今天的蓝队的主要区别是什么?

  在单个成员的水平上,我认为没有区别,他们现在同以前一样好,但是,现在的竞争更为激烈。现在,国际上重要的比赛非常多,比当年我们能参加的比赛多许多。总而言之,我想主要区别在于获得同样次数胜利的可能性。

  Bocchi-Dubin,Fantoni-Nunes以及Lauria-Versace将为获得意大利丢失了30年的金牌而努力。您认为现在是合适的时机吗?

  我认为是这样的,虽然并不容易。我们在技术上的优势是明显的,而且,对 Lorenzo Lauria来说,应该是事不过三了。(Lauria 曾经三次参加百慕大杯,都非常不幸地以微弱的比分差距输掉)。

  您对美国和意大利的桥牌环境都非常了解。您能评论一下吗?

  美国人的桥牌是更为职业化的道路。例如,他们同赞助商打牌;不用说,如果同伴犯错,他们不损毫发;他们总是有足够的时间在打牌。从这些方面,我们应该学习很多。另一方面,从纯技术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至少在叫牌方面,我们意大利人做得更好。

  您需要感谢某些人吗?

  首先,要感谢上帝:75岁之后,我的大脑还能工作。其次,要感谢Chiaradia和福奎特,他们给了我平生第一次巨大的机会。
2005/11/11 7:50:41
哩哩





工兵

角  色:注册用户
发 帖 数:35
经 验 值:40
注册时间:2005/5/8
王者回归之路__三十功名尘与土(连载一)
偶天天来刷新也没见到之二之三,翘首以待,呵呵。访问Garozzo这段在联众论坛看过,麻烦把之二贴出来先,谢啦 :H
2006/1/13 22:50:16
新手/上路





工兵

角  色:信任用户
发 帖 数:35
经 验 值:37
注册时间:2005/9/19
王者回归之路__三十功名尘与土(连载一)
又一个太监贴?????
用户在线信息
当前查看此主题的会员: 1 人。其中注册用户 0 人,访客 1 人。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联系我们 - 深圳市桥牌协会 - 论坛存档 - 返回顶部
    Powered by SZBRG 2008 ACCESS © 1998-2021
  • Processed in 0.25 second(s)
    Server Time 2021/4/15 16: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