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16楼牌友们的一封信

作者:深圳市桥牌协会 来源:深圳市桥牌协会 点击率:296

致16楼亲爱的牌友们:

大家好,我是朴实无华且枯燥队的队长杜泽坤外号小波兰梅花,最近我们队伍的队员因为在上周举办的“体彩杯”比赛中对一些牌的处理引起了16楼微信群里的激烈讨论,作为队长,我有责任在此跟广大牌友作出一些解释。

我将引起质疑的牌分为两类:

第一类为因为各种原因失误或者水平不足导致歪打正着的牌。

第二类为因为叫牌理念不同导致对牌的处理不同进而引起16楼牌友质疑的牌。

该副为第一类牌:

如图所示,我在东家开叫1NT后,在平衡位置持44高花争出双高2C,后在同伴的逼叫叫品下答叫2S。

对于该副牌我深表抱歉,由于第五轮发生在周五,而当日由我负责公司的周报编辑工作,工作量繁重,下班时间拖延到了晚上七点半,所以导致我在进行比赛的时候状态不佳,数错了黑桃张数。在东家首攻前我都一直认为我的黑桃是五张,直到摊开牌后才发现四张。而南家持15点不叫的原因则纯粹是因为其是一个刚学牌不足半年的新手,面对这类进程并没有很好地意识到应该邀请或者进局。

该副牌上仅仅是运气好,我与同伴都犯了错,两个错误抵消而已。

其次是这副牌也是属于第一类牌:

同伴持双低花在平衡位置先争叫较烂的草花套而不争叫较好的方块套。

这个经当事人反馈,是由于其不知道等长双套应该叫哪个,于是按照刚学的一个叫牌原则,叫最便宜的叫品争叫出2C,后续我加倍敌人的二阶高花纯属自愿,与航宇先争叫哪门低花并无太多关系。

关于该牌我的临场心理与反应已经全部录制到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Et4y1C7b5 中,其中20分17秒到22分30秒为该牌的叫牌过程的实况解说。欢迎广大牌友现场观看并检验。

 

然后下面一副牌为第二类牌,也即叫牌理念不同导致对牌的处理不同导致牌友对其的质疑。

在此我想简单陈述一下我的叫牌主导思想,以更好地以广大牌友交流。

在众多牌手讨论叫牌时,更多的是用“概率”思维以评判这手牌这样叫是否合理。

例如一副牌A处理方法成功率70%得1分,失败不得分,B处理方法成功率60%,得1.2分,失败不得分,大部分牌手应该会选择A方法而不是选择B方法。

而我的叫牌主导思维是“赔率”思维,也即需要算上得失比来进行选择,由于B方案的期望为0.72,而A方案的期望为0.7,所以我会选择B方案。

那么在实践中,这个思想会与牌友的传统叫牌理念有什么不同呢?

由于实践中,牌手很难精确计算收益,所以无法如此量化地去讨论选择哪个方案更好。

那么此时,我给出的一个简易版解决方案,先假设同伴持有大概率出现的牌,并围绕该类牌设计叫牌进程。

我将用一副被牌友们质疑的牌做例子来阐述这种理念。

西家PASS,我坐北家开叫1NT,南家2C问高花,此时你持北家的牌应该答叫什么?

请大家思考以下这几个问题:

①使用2C问叫的同伴是均型牌的概率大还是非均型牌的概率大?

②防守方首攻时,是倾向于在防无将时积极首攻,还是防有将时积极首攻?

③如果你答叫2D后,最后叫到3NT,防守方是倾向于高花还是攻低花?

④唯一一个没有重点力的花色——草花,在敌人没有加倍2C后,还能被攻出来的概率有多少?

思考完以上问题,再关注我手中的SAQ  HAQ  DKJ,便不难得出答案,该牌答叫2D后如果最后打3NT,在通常情况下是一个强于4高花的定约。

不仅因为防守方在这个进程下倾向于攻高花,而且因为防守方会在防无将时积极首攻,所以打无将定约我可能会很轻松地得到一个本来飞牌不中的赢墩。

这是我选择答叫2D的原因,所幸同伴的牌也恰如我所想。

我知道有好学的牌友一定想向我讨教更加细节的叫牌判断依据,那么请记住以下结论:

当自己开1NT后持有4333牌型,且三门花色均存在间张结构,在有把握薄弱花色难以被首攻的情况下,面对同伴的斯泰曼问叫可以隐藏高花答叫2D。

欢迎广大牌友实践此结论。

 

对于叫牌理念我个人也有一些心得也愿意与各位牌友分享。

我曾经非常痴迷研究约定叫,但是当我研究到一定程度后,我发现约定叫的收益是有限的。

因为叫牌空间是有限的,而牌型是无限的,再好的约定叫也不能涵盖所有牌型。

相比于约定叫,研究传统进程中,对一些特殊牌的特殊处理是我认为更能增长我叫牌水平的方式。

正如上副牌中大家所讨论的一样,很多人看到的是4333,是同伴斯泰曼问叫而我有四张高花,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手中三门花色的间张结构,以及敌人并没有加倍2C虚叫这个情况。

关注点的不同会导致选择的不同,我不喜欢按图索骥,自然也会做出一些有违常规叫牌的处理。正如王建坚老师所说,约定叫的掌握有三个层次:

①记住约定叫的内容。

②熟练知道运用约定叫的情形。

③在关键的时候敢于违背约定叫的叫牌。

子曰:随心所欲不逾矩

我只是朝这个方向努力而已。

所以这副牌得利我认为并非侥幸,而是我站在了赔率的一方。

我知道很久以前的叫牌体系,是要求25-26点进局的,但后面发展成了24点进局。我们可以想象最开始使用24点进局叫牌理念的人,他们是不是会遭到25-26点进局的非难呢?是24点打成局的“概率”大还是25点打成局的“概率”大呢?而现在,又是哪个叫牌理念笑到了最后呢?

还望广大牌友理解并尊重我在叫牌道路上的探索成果,万分感谢。

 

最后点评一下我的队友王舟辑处理的一副牌。

第三家五张黑桃三张方块开1D,

首先回答是否合规的问题,答案是合规。

不会有哪个自然体系里注明开叫1低花会否认五张高花的,即便新睿也是一样。

那么这个开叫仅仅是违背正常牌手对后续叫牌的处理,而不是违反什么体系约定。

我们都知道,新睿桥牌是禁止在开叫阶段作出违规叫品的,那么新睿桥牌对这类牌的处理态度是什么呢?

似乎新睿并没有禁止这样的叫品,可见该叫品并不违规。

而这样叫的安全保障是什么呢?

答案是第三家同伴开叫PASS过,八总持有5332牌型,可以PASS同伴的所有一阶应叫。

对于八总的处理,我学识尚浅,只能评价到这里。

因为一个不违规的叫品,又有什么好争论的呢?

 

最后我还需要回应一下一些牌友对我们这类叫牌风格是否属于“正道”的讨论。

请大家回想一下这些事件,

①索罗斯当年阻击泰铢的手法,是正道还是邪道?最后泰国的“正道们”落得什么结果?

②石油期货价格设定可以为负,这个设置是正道还是邪道?最后中国银行这个“正道”获得什么下场?

③“农村包围城市”这个战略在当时是正道还是邪道?最后结果如何?

请不要将自己知识圈范围外的事物当成邪道,本身事物无所谓正邪,新旧更替罢了。

 

若非要我区分个什么“正道”“邪道”,那我只能回复:

心正则道正,心邪则道邪

时代在飞速地发展,作为年轻一代,我们有自己探索新可能性的方式,就如我制作体彩杯最后一节实况演说视频,本质是希望探索一种新的桥牌传播媒介方式,是为了更好地在年轻人群体中推广桥牌,而不是炫耀。我相信其它年轻一代的牌手也一定会按自己的理解,朝不同方向去努力探索桥牌中更多的可能性,只要不在探索途中迷失自我,便是应该鼓励的。这是桥牌的魅力所在,也是我希望看到的桥牌发展状况,希望各位前辈牌手们可以理解。

最后请允许我重新介绍一遍朴实无华且枯燥的队友及其获得的成绩。

杜泽坤,曾中正,李侃,为广州市等级赛甲级组翰景队队员,去年在等级赛中获得过甲级组第五的成绩。

王舟辑,宁能文在2015年搭档获得了2015年全国青年邀请赛U25公开组亚军。

齐家敏,罗雪松在2016年共同在湖南大学队当队友获得2016年全国青年邀请赛U25女子组季军。

林航宇为中山大学学牌只有半年的新手,期待他未来会有更好的成绩。

关于此次事件,如大家还有疑问,可以下载APP 哔哩哔哩登录查看我上传的《体彩杯最后一节》视频自行取证。16楼群里虽不禁止大家讨论牌,但还是希望大家友善交流,少开一些不合时宜的玩笑与说一些令人不适的话语。

若仍有牌手对此文的解释有所介怀,那我将赠予其毛主席的一句诗:

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最后祝16楼各位牌手牌运昌隆。

 

                                                                                                                 小波兰梅花

                                                                                                             2020年5月25日



关键词: